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2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话说你真的没事?看你到现在都是魂不守舍的。】两人并肩走在回Prompto家的路上,Noctis忍不住用肩膀撞了一下旁边的人——平时这个时候Prompto一定会叫着诸如【啊好疼!Lucis的王子殿下怎么能这样欺负我一个手无寸铁的一般市民!】的话迅速跳开,但今天的Prompto却自出校门后一直用一种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眼神盯着自己看。

硬要让Noctis给这种眼神起个名字的话,大约用“劫后余生的庆幸”这样的词汇比较合适。

【啊……没事,我没事。估计是被今天老师讲课的内容弄蒙了,Noct也知道嘛,我在学习上就是天生的少根筋哈哈~】企图用16岁的状态打哈哈糊弄过去的Prompto没注意到身边人越来越晦暗的眼神,不过这种状态没有持续多久,与记忆中的细节相吻合,转过前面的丁字路口就到了Prompto的家中。看着眼前伫立的房子,Prompto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已经有多久没有回来了呢?自从Noct过完20岁生日带着Gladiolus、Ignis和自己踏上那趟从没想过再也回不去的旅程,已经有10年那么久了啊……眼前有些老旧的建筑明明很熟悉却刺得他眼睛生疼。

永夜的10年间,自己虽然已经能够独自战斗、独自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并在人们抱怨这永无终结的黑夜时给他们一个带着他个人特色的安慰笑容附带一句【安心吧~我们伟大的国王殿下总有一天会带着和平和光明回来的~】,但内心最深处的自己却知道,眼前的这些人远不如自己更渴望Noctis的归来:对于这些人来说,Noctis是【伟大的国王殿下】;但对于自己来说,Noctis就仅仅是Noct而已,是在不知不觉中从小学就成为自己指路明灯的挚友,也是自己在内心里偷偷存了一丝见不得光的憧憬的——

内心的遐想在看到少年Noctis又一次把额头贴上来之后戛然而止。

【呐,Prompto,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两人就以这种看上去很犯规实际上也确实很犯规的距离贴在一起,Prompto甚至能看到Noctis眼中倒映着自己的眼眸,在夏末的夕阳余晖中映衬出偏紫的色彩。而Noctis的左手还提着他的背包,右手则紧紧抓住自己的左手,并在估计Noctis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状态下加大了力度。

【什么?】要是16岁的自己的话估计会被王子殿下的这番举动弄成个大番茄吧,不过现在栖息在这副16岁的躯体里面的可是身经百战的30岁的Prompto的灵魂,虽然确实被吓了一跳,但反应过来的Prompto还是稍稍顿了顿就勉强牵起嘴角扯出了一个生硬的笑容。

【你要是真的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又或者是上午的时候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也要及时告诉我。这样憋着什么都不说,我会担心的。】Noctis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躲躲闪闪的,一点都没有记忆里自己偶尔看到他在电视上跟Regis陛下出席活动时的从容冷静,而一丝红晕也令人难以觉察地爬上了王子的脸颊。

【我真的没有不舒服,真的。我看不舒服的人是Noct才对吧,哈哈哈,突然贴这么近跟我说话。而且你的脸很红哦……】暗自压下刚才看到Noctis脸红的内心悸动,Prompto不着痕迹地用右手拉开了Noctis握住自己左手手腕不放的右手,左手伸进制服裤子口袋里去掏钥匙,【话说今天在我家复习,Noct没有告诉Ignis吧?要不要打电话通知他一下?】

【啊啊,我刚才已经给Ignis发过短讯了。】Noctis仿佛是缓解紧张一般撤回自己的右手,又掏出了手机在Prompto眼前晃了晃,脸上绽放出一丝坏笑,【Ignis还给我回信说要我好好监督你这个Lucis一般市民的功课呢,毕竟期末考成绩太差的话估计下学期你就要叫我学长咯~】

【哎!Noct骗人的吧!Ignis那么好脾气的人才不会对我有这么严苛的要求呢。】看样子是暂时蒙混过关了,推开房门的Prompto暗自松了一口气,却在看到玄关背对着自己的黑裙女子时愣住了,【Gentiana——】

【Prompto Argentum】转过身来的神使依旧闭着双眼,右手食指在红唇间轻轻一点随后右手一挥,一阵似曾相识的压迫感传来,四周仿佛都被切换到了完全静止模式,包括自己身后一只脚已经踏入自己家门但另一只脚仍在门外,而且不知是不是出于巧合被自己完全挡了个正着的Noctis。

【啊,我是Prompto,那个,Gentiana小姐,请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本想继续问下去的Prompto在看到Gentiana嘴角温和的笑容时突然顿住。按理说,16岁时的自己并没有见过Gentiana,也根本不知道这世间除了六神和以Lunafreya大人为代表的神使一族外还有Gentiana这类24神使的存在,那么,既然Gentiana出现在这里,也没有对自己认出她来表示惊讶,是不是代表着——

【Gentiana小姐,是你把我的灵魂传送到这个时代的么?】Prompto完全放弃了伪装自己与16岁的外表不相称的成熟的想法,款款走到Gentiana身前。

【是的。Argentum先生。我遵从神使Lunafreya的指示,将你在弥留之际的灵魂送回到了16岁的Noctis身边。】Gentiana优雅地点了点头,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神态宁静。

【Lunafreya大人的指示……她怎么知道我会在王都之战时阵亡?还有,为什么要把我的灵魂传送回这个时代?难道是……Lunafreya大人还活着?!她没有死对么?!】一阵狂喜和酸楚交杂的情绪攥紧了Prompto的心,其实当时在水都与水神对决时,四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见到了Lunafreya的遗体,而后面接踵而来的事情让心中尚有一丝疑虑的Prompto没有时间去考虑这样的事情,站在Noctis挚友的角度考虑,他从不希望这个消息成真,毕竟是要跟Noct结婚的女性,而且又是那么一位伟大而坚强的女性神使,无论从什么定位去考虑她与Noct都是那么相配,比起来,自己那份从小学时第一次见到Noctis就暗自发芽的情愫是那么见不得光。

【不,Lunafreya的躯体确实在奥尔缇西水神启示完成后就消亡了。而我这么做,是出于她在圣石之中栖息的灵魂的指引。】Gentiana蹲下身去,Prompto才发现Umbra也来了,它的嘴里还叼着一个信封。它亲昵地蹭了蹭Gentiana的手掌,接着缓步跑到Prompto面前,扬了扬头示意他接过信封。

【这是——】Prompto疑惑地拆开了信封,在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他愣住了,【这不是在与Ardyn决战前Noct从我这里要走的照片么?】

看着眼前这张20岁的自己在篝火旁的照片,Prompto感觉到自己又一次被仿佛就在刚才的记忆淹没了:还记得决战前Noct翻阅这些照片翻了好久,久到他希望时间就这么停在这里,久到他奢望Noct不要去面对前方不知道是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的决战和使命。原本他们都以为是圣石的水晶在那座该死的要塞里以谁都没有想到的方式带走了Noctis的时候他就对这块Lucis王族历代守护的圣石产生了深深的厌恶。既然是历代王族守护的圣石,既然世代给Lucis以庇护,为什么对遴选出来的天选之王如此残酷,连一场仓促的告别都没有,Noctis就在他们面前被吸进了水晶。

【正是因为这张照片,Lunafreya选择了你,Prompto Aegentum。】Gentiana站起身来,双手向前平摊开来,Lunafreya曾使用过的神使逆矛出现在她手中,【如果你想的话,就以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换取天选之王完成使命后的存活吧。】在Prompto用颤抖的双手接过神使逆矛后它便像他曾经使用的手枪一般化为水晶粒子消散在空气中,紧接着Gentiana又递过一份羊皮卷,【详细的方法都记录在这份卷宗之中。切记,这是向六神和Lucis历代诸王乞求而来的契机,不可泄露。只能由你自己完成。并且务必在天选之王走上王座之前集齐所有的启示之物。】

【完成使命之后的存活……Gentiana!你的意思是——】Prompto还未问完的话语卡在了喉咙里,是啊,那个令自己深恶痛绝的水晶怎么可能是仅仅用力量就能喂饱的,难怪Noct在最后露营时那么欲言又止,难怪他在台阶上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决绝却留恋。难怪——想到这里,泪水再难以抑制地从眼眶中落下,而Prompto甚至都没有分神去擦,【Noct,你骗我。】握紧了拿着照片的手,Prompto低下头去,明明是那么想要活下去的人,明明10年前还答应了自己【在战后建立一个不在意出身的国家】,却能在隐瞒所有人的情况下头也不回地从容赴死,他的国王陛下还真是出息了呢——

【所以,Prompto Aegentum,如果你想换取天选之王的存活,请务必完成这个契约。】Gentiana古井无波的脸上难得出现一丝动容,【这是六神和Lucis历代诸王对Noctis最后给予的怜悯。】

-tbc-

所以还是选择了HE啊,得让我想想怎么编下去【泥垢】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