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3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砰!”正在厨房帮王子殿下准备晚餐的Ignis回过身去,不出意料,Lucis的王子一边解开制服的领带一边怒气冲冲地向自己走过来,嘴里还不忘向自己抱怨他近来越来越神出鬼没的好友,【Ignis你帮我想想Prompto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先是从上周三中午莫名其妙地在天台午休的时候难得的居然睡着了——他平时午休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睡着过——接着又是周末连着两天不见人影,发简讯给他这家伙在半小时后才给我回!现在倒好!这两天放学之后都没有等我自己就闪人了!今天下午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机会问他干什么去了他居然躲躲闪闪地不看我还找借口溜掉,简直就像背着我找了个女朋友一样——】

 

【Noct。】不紧不慢地关好了煤气灶和油烟机,然后将新鲜出炉的国王炖菜盛到一旁准备已久的碗里,最后将灶台和盖碗周围在炖菜时溅出来的汤汁擦干净,Ignis才按照自己平日里经常会有的动作推了推眼镜,【首先,Lucis没有一条法律有说明王子殿下唯一的朋友——】说到这里时王子殿下的参谋兼管家不出意外地发现Noctis脸上的表情由一进门时的怒气冲冲突然变成了与在享受自己最爱的三明治时突然吃到了一整块新鲜的胡萝卜一样程度的意外【——必须要时刻待在王子身边;其次,Prompto也是个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如果他有了女朋友但是却因为处在兴头上而忘记告诉你了,或者说他拿不准你的反应索性选择先不告诉你偷偷保密,这也都是正常的,毕竟他对你来说只是朋友,虽然你们之间无话不谈,但这并不代表Prompto不能有一些不能与你分享的秘密。】

 

【即使这个秘密对他来说毋庸置疑是种伤害?更何况,他对我而言早就不只是朋友了…】听了Ignis的话,Noctis刚才的气焰突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从心底涌出的无力感一下子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而Lucis堂堂的王子殿下也完全没有抗拒这种无力感,一步步挪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了下去,双手无力地捧住了自己的头,手指蹂躏着自己的发丝,【Ignis,你明明知道的。我对他——】

 

【我知道,Noct。】将装有晚餐的托盘放在餐桌上,Ignis走过来坐在Noctis旁边,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Prompto天生就敏感却也很懂事,与其说他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思,倒不如说从你的身份去考虑,他不能回应你。】

 

【去它的什么身份!】仿佛被Ignis这句话点燃了一般,Noctis烦躁地挥开肩膀上的手站起身来,【我只知道他最近的状态真的很不正常!而我对这种很不正常的状态真的做不到熟视无睹!】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就跟Prompto好好谈谈吧。】无视王子殿下突如其来的怒气,Ignis拿起方才被Noctis丢在一边的书包,从里面找出了他的手机递了过去,【如果害怕你真实的想法会吓到他的话,最起码让他知道你的担忧。】

 

【……我知道了。】接过手机,Noctis无力地笑了笑,【谢谢你,Ignis。】

 

【我从小帮你收拾的烂摊子多了,也不差这一个。】Ignis拿起挂在大门旁的外套,【记得定期清理垃圾。如果连维持个人生活的基本能力都没有的话,我会向陛下建议取消你的独居资格。】

 

【啰嗦。】目送自己的军师出了门,Noctis走到窗边找出手机里Prompto的号码按下了通话键,眼神不由自主地到处乱飘:到底怎么回事,自从上周三跟Prompto一起去他家复习之后,总感觉他和自己之间突然就隔了些什么,而这鬼知道到底是什么的原因仿佛有着不容忽视的巨大重量,沉沉得压在了Noctis心头;更别提从那之后每天见到Prompto他苍白得毫无血色的面庞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被发现,然后狠狠地揪住自己的心脏。

 

【见鬼!】Noctis咬牙切齿地等电话接通,“嘟嘟”的接通音响了十几声才被接起,而接下来听到的内容让Noctis没有半分犹豫地抓着手机就火速地冲出了公寓大门。

 

【喂Noct,你这电话来得还真及时——Prompto刚才被在王都郊外巡逻的Nyx发现昏倒在公路旁边,根据Nyx的初步确认应该是最近失血过多导致的暂时性昏厥,现在我和Nyx一起正打算把他送到医院去——喂喂Noct你在听吗?】

 

Noctis就算是平日训练被修理得遍体鳞伤的情况下都没有觉得Gladio的声音这么让人讨厌。

 

等到回过神来他才发现自己就这么穿着居家鞋抓着手机跑到了公寓门口的大马路上,而且处在下班高峰期的车流中央。正当他被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汽笛声刺激的快要爆粗的时候,看到了正好停在自己面前的雷伽利亚,驾驶座的玻璃窗缓缓降下,Ignis的脸出现在他刚刚聚焦的视野范围中。

 

【先上车,Prompto被送到了王都医师的私人医院。】看着Noctis一脸急切地用近乎瞬移的速度上车,随即又是“砰!”的一声关好了副驾驶的车门,Ignis决定不再提醒他身为王子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王室成员的教养和礼貌,顺从王子的意愿,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用最快的速度抵达了Prompto被送往治疗的医院。

 

【Noctis王子殿下。】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急匆匆推门下车的Noctis差点儿跟前来迎接的Nyx撞了个满怀,【Prompto在哪儿?!为什么——】话说到一半的Noctis突然发现Nyx身上王之剑的制服有血的痕迹,【Prompto失血很严重么?】

 

【谁说王子殿下对什么都是漫不经心的,看他对朋友还是很重情义的嘛……】被Noctis抓住肩膀的Nyx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其他队友对Lucis的王子殿下的评价,还是正好赶来的Gladio帮Nyx解了围,【Noct你别担心,Nyx今天有去王都郊外清理野兽的任务,不小心受了点皮外伤,也是他在回程的路上发现Prompto晕倒在王都附近的。】

 

【……这样啊,不好意思,Nyx。】回过神来的王子殿下发现自己情急之中又失礼了,顿时大感窘迫,向Nyx抱歉道,【谢谢你送Prompto过来。】

 

【没事,正好之前我们去王宫汇报任务进度时遇到过这位Prompto,要不是被及时发现估计他也会成为那些野兽的盘中餐。】Nyx无意间透露的信息让Noctis本就阴郁的心情更加雪上加霜:印象中,Prompto从未去过王宫,即便是自己三番五次的邀请他也是每次都用【我只是个一般市民,去王宫那么高级的地方肯定会紧张的同手同脚,搞不好还会晕过去。】作为理由搪塞过去,这次居然不声不响地背着自己偷偷去了王宫?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捏紧了还抓着手机的右手,Noctis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找Prompto问个明白,而他也就这么做了,把不明就里的其余三人统统扔在了门口。

 

【Noct~】正斜倚着病床靠背思索着之前Gentiana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的进度的Prompto被巨大的推门声惊醒,紧接着就发现满身都是肉眼可见的怒火的Noctis站在了门口,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个记忆里表面冷冷淡淡实际上却对任何事都很宽容的Noct气成这样,不过眼下的光景似乎还是选择开口招呼比较明智的Prompto有些僵硬地冲他的少年王子笑了笑。

 

【你还笑得出来?嗯?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把自己伤成这样?我刚才问了医生,他说你是因为短时间内大量失血才晕倒的。而且你一个手无寸铁的普通市民跑到王都郊外去做什么?你不知道现在帝国和Lucis关系紧张,王都之外的地方因为没有水晶的保护到处都是野兽和使骸么?!你要是被袭击了怎么办!而且还是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现在就那么不想见到我?连保护你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么!】一口气吼完这些话的Noctis也不顾病床上的Prompto是什么表情正想扭头就走,却在转身的瞬间被一直还缠着纱布的手握住了捏着手机的那只手掌,Prompto的体温先是覆盖住那只手,紧接着覆盖了自己的整个后背。

 

【Noct还是跟从前一样呢……】将自己的身躯包裹住此时正不断颤抖的王子的后背,Prompto撒娇一般地磨蹭Noctis的后颈,【不计代价地帮助我保护我,不想让我有任何的担忧,也不愿让我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

 

曾经的梦魇依然清晰地在Prompto的脑中回放,还记得Noctis刚被水晶带走的前两年,自己和Gladio、Ignis因为被Cor将军分配了不同的作战任务而前往不同的地域。那也是第一次Prompto真正感受到了没有Noctis在身边的战斗是怎样的艰难:没有他及时的瞬移攻击支援,没有他在迅速辨认出目标属性时施放的魔法,没有他在适宜的时机对自己发出的协同作战的指示,更没有在自己因为外伤体力迅速流失时环绕在自己身边的体温和缓缓流入自己体内的生命力。即便是在后面的许多次战斗中,熟知作战时切忌分神的Prompto还是一次次地在关键时刻不合时宜地想起Noctis——那个带着一身魔法在小学时期就闯入自己生命的王子殿下,那个从高中时期就成为自己生命中仿佛空气一般不可分割的存在的Noct——然后自然而然地被对手赐予一道轻则流血重则致命的伤口,伴随而来的还有Cor将军欲言又止的眼神。

 

【可是Noct,我想能够时刻站在你身边,像你曾经保护我一样去保护你啊……】顾不上自己所处的是16岁的Noctis所在的空间,10年间一直盘桓Prompto在心中的想法就那么直白的宣泄了出来。

 

【Prompto……】被身后人仿佛是告白一样的语言一击而中的Noctis突然感受到了后背的潮湿触感,顾不上许多的王子殿下转身,果不其然地看到了Prompto还挂着泪痕的脸,将空白的那只手的拇指抚上他的脸颊,【你还真是——呐,这次就算了,而且别再有下次了,堂堂Lucis的王子要是就这么被你气死了你会成为全国公敌的~】

 

【嗯,我向Noct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用带着笑意的眼对上那双仿佛盛满了星空的眼,Prompto在心中默念着已经重复了许多遍的那个决定——我再也不会让你丢下我了。

 

-tbc-

把诺普写出了瓶邪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笑cry】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