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4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喂,Noct…】昨天刚被拉去强制办了7天住院,现在正倚着病床靠背的Prompto呆呆地看着面前正举着满满一勺不加辣并且已经被处理好的肉排的Lucis王子殿下,他明明记得学校还没有放暑假,而且依稀记得前两天听Ignis说过要Noctis趁着暑假的时间多帮Regis处理一些政务的,怎么他还能这么闲,昨天拉着自己办好住院手续后就一脸臭屁地宣告承担接下来的这几天的看护病患的任务,全然不顾旁边一脸无奈的Ignis和下巴快要掉到地上的Gladio和Nyx——想到这些,Prompto就忍不住想敲面前的人的脑袋,奈何右手正打着点滴,左手心的伤口又太深,稍微动一动就很痛,虽然已经习惯了受伤和流血,不过伤口带来的疼痛一直都是已经30岁的Prompto最害怕的敌人,自己也只好作罢,用眼神发起疑问。

 

【怎么了?啊啊,你是不是想问肉排里为什么没加辣么?我昨天问过医生了,他说你手上的伤口很深,摄入辣味的食物对伤口愈合不益,所以你就忍忍吧。等出院之后Ignis会多做些辣味的肉类料理补偿你的~】强迫自己无视掉面前金发陆行鸟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对自己露出过的可爱表情,左手揉揉头发,Noctis举着勺子的右手又向Prompto的面前伸了伸,【快吃吧,金发病号同学。】

 

【……】一口吞掉已经递到自己唇边的食物,Prompto决定无视少年王子的“糖衣炮弹”:【那个,学校还没有放暑假吧?而且你不是应该趁着暑假的时间多帮陛下处理些政务么?平时Ignis都会拿政务简报给你看的,最近Lucis跟帝国的关系好像越来越紧张了,政务简报不是会更多么?】

 

【哎?】除了昨天下午在病房里那段近乎表白的对话,Prompto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跟自己说过这么多字了,虽然上周自己主动找话题时他也是会回应自己的话,但这么多天了,这家伙主动跟自己说点什么还是很难得,Noctis的大脑难得的当机了几秒,然后趁着加下一勺肉排的时候低下头掩住自己嘴角突如其来的笑意,【你最近还挺关心政治的嘛,以前都不见你这么上心;以及学校那边,反正期末考已经结束了啊,剩下的事情我让Ignis去帮我处理了。】

 

【Noct,你是Lucis未来的王,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可靠一些吧,不要把什么事都交给Ignis啊,他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的。】Prompto放松自己的身体倒向身后的枕头,扭头看向窗外的夕阳,【马上要天黑了呢。】

 

【嗯,日出日落是正常现象吧,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现在对这种事情也大惊小怪的。】Noctis把下一勺肉排喂了过去,【话说回来,可靠什么的,我倒是没想过这么多,毕竟离我承继王位还早着呢吧。虽然大家都告诉我我是水晶遴选出的天选之王,不过也没人告诉过我天选之王的使命到底是什么……所以,走一步看一步吧。】

 

【如果有一天,世界只剩下黑暗呢——我的意思是,太阳再也不会升起,人们也永远不可能再迎来黎明,小孩子再也没有在阳光下奔跑的机会——那个时候,Noct会做些什么呢?】无视掉喂到自己面前的食物,缠着绷带的左手无意识地捏紧白色的床单,Prompto缓缓低下头去,声音低得近乎呓语,但在只有两人的病房里却一字不差地被王子殿下听到了。

 

【哈?】Noctis愣了一下,把勺子放回一旁床边小桌上的盘子里,学着Prompto的样子靠向身后的椅背,【会有那样的事情么?这么说起来,Ignis告诉过我,使骸只会在夜晚出现;那那个时候Lucis的人民会有危险吧?嘛,伟大的王子殿下肯定要守护他的子民啊,哈哈。】

 

【也是呢,Noct可是Lucis的天选之王呢,当然要守护Lucis的子民啦。】左手又收紧了几分,Prompto的头埋得更低了——果然不管什么时候,Noct就是Noct啊,虽然会抱怨会流露出一时的困惑和软弱,但他就是那个会选择前行的天选之王,是自己要守护的王。

 

【喂!你的手!】视线不经意向下就看到了Prompto左手绷带里渗出的红色,Noctis慌忙翻找出备用绷带,拉过Prompto的手小心地放在自己手里,另一只手麻利地帮他换绷带,【都跟你说了这几天先不要用左手了,万一伤口又裂开怎么办!】

 

【啊,抱歉——】Prompto一抬头就对上Noctis子夜黑色的眼眸,本来就安静的病房此时仿佛更加安静,他仿佛可以听见自己一点点加快的心跳,左手还被Noctis握在手心里,属于王子殿下的体温透过左手缓缓地流进自己的体内,而Noctis也凝视着Prompto海蓝色的眼眸,那双眼眸好像含有魔力,可以吸引着他一直看下去;视线向下,Prompto因失血而不如平日里粉嫩的唇瓣进入自己的眼帘,唇角还带着一点肉排的汤汁,【一定很好吃】,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Noctis下意识地握紧了Prompto还放在自己手中的左手,疼痛让Prompto缓过神来,连忙抽回已经换好绷带的手,顺便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抱歉Noct!】

 

【没……没关系。】正当Noctis尴尬得不知道说些什么时,病房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奇怪,这个时间有谁会过来——】明明昨天回去时叮嘱过另外三人Prompto最近要静养,尽量让自己照顾他就好,怎么还会有人过来——想到这点,Noctis有些不爽地走过去打开门,却意外地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身便服的Regis,【老爹?!你怎么来了?】

 

【Prompto是你的好友,他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过来看看不是正常事么?你这孩子也不知道稳重一些,大惊小怪的干什么。】Lucis现任国王微微皱了皱眉,可还是带着那份只有在Noctis面前才会展现出来的慈爱气息,【你就让我这么站在这儿?】

 

【啊,抱歉。】Noctis侧身让父亲进了病房,将门关好后坐到了病床床尾,又冲Prompto坏笑了一下,【你看看,现在感受到你对Lucis的王子殿下有多重要了吧,只不过是失血过多就能让Lucis的国王陛下亲自驾临来看你。】

 

【陛下】虽然有些意外,不过Prompto心里也意识到了Regis此番而来的真正目的——毕竟他一直都那么疼爱Noct,在王都沦陷的前一天将他们一行四人送出了Insomnia,独自在王宫里战斗至生命的最后一刻——这是用自己全部的生命和爱在培养Noct的父亲,也是自己要完成使命的关卡之一。这么想着,Prompto冲着Regis欠了欠身。

 

【只是?】冲Prompto点头致意后,Regis脸上浮现出一丝看好戏的表情,【Noctis,我可是听Ignis说了,你昨天赶到的时候还穿着家居鞋是吧?看样子你对Prompto很重视啊。】

 

【……啧,Ignis那家伙,也不知道帮我保密一下。】Noctis脸上的坏笑一下子就变成了明显的恼羞成怒,眼角瞥到Prompto又一次愣住的表情,他有些郁闷地开口:【那个,Prompto,昨天我是——】

 

【呵呵,玩笑而已。】Regis笑着伸出手拍了拍此时正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的儿子的头,【我听Ignis说,你是在王都郊外昏倒的?】慈爱的眼神转向Prompto,Regis问道。

 

【嗯,我昨天去王都附近的一家采矿场周围去做采编,回来的路上在郊外被野兽袭击,然后就受伤了。】看着Regis的眼神,Prompto明白他听懂了自己话中所隐含的重要信息,【以后我会注意的。】

 

【你既然是Noctis唯一的朋友,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如自明日起到王宫里去住一段日子;这里虽然是王族医生的私人医院,不过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王宫里,私人医院这里的事情他可能顾不过来,不如在王宫里更方便一些。】无视Prompto突然僵住的身体,Regis转向Noctis,【这样也好让Noctis更专心处理政务,对吧?】

 

【……】Noctis决定放弃对Lucis现任国王洞察力的试探能力。

 

-tbc-

 

感觉自己整个部分都在划水,但是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雷老爹啊!喜欢到玩游戏时看到有他的加载界面就会嗷嗷嗷的那种!

下部分会揭露部分关于Prompto使命的内容,大概不算刀子。。。吧,请相信我是真的在用生命向HE前进【虽然感觉会有段距离】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