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5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Prompto的眼神从窗外阴暗欲雨的天空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从刚才就一直盯着自己、手中的笔快要掉到桌上的Noctis身上,【Noct,你的笔快要掉了。】

 

【啊……】被抓包的王子慌忙低下头去装出一副沉迷于政报的样子,嘴上还不忘了替自己辩解几句,【这几天的政报内容都太复杂了,我只是稍微换换脑子——】

 

【换脑子就是盯我的梢么,好像我会突然消失一样……】撇了撇嘴,Prompto跳下窗台,伸手拿起桌面上的玻璃杯,【我去帮你倒点水吧。】说起来Noct也确实很辛苦,除了两天前的上午起了个大早去自己的住处帮自己搬行李,美其名曰【Prompto你手受伤了不方便搬东西我来帮你】的那一点空闲外,这几天只要醒着,除了吃饭去卫生间洗澡和帮自己换药之外,他一直坐在桌前处理那些在自己看来似乎永远批不完的政报。

 

【不知道30岁的Noct会不会也这么忙碌。】用未受伤的右手抓着玻璃杯离开桌旁,Prompto从方才的想法中回过神来,突然想到了自己来王宫的真正目的——可是这几天Noctis简直就像恨不得把他绑在身边一样,自己去哪儿他都要跟着——起初Prompto还试探性地提出了抗议,可堂堂Lucis的王子殿下居然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在王宫走廊里抓着自己还盯着自己看,搞得来向陛下汇报情况的Cor和Monica经过他们时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哎——】不论是哪个年纪的Noct,只要他用那种没什么威慑力但却透着一丝脆弱的眼神看着自己,Prompto马上就没有抵抗力了,算了,他要跟就跟着吧,不过自己总要找到合适的时间去找陛下才行,这个30岁的灵魂不知道能在这个时代停留多久,而且Gentiana当时也对自己说过,虽然这是水晶和六神默许的,但知道这件事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又来了。】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手里的杯子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向着黑色大理石材质的地板上坠落,好在一只白皙却有力的手及时抓住了它,Noctis明显带着不满神情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你最近怎么总是叹气啊。】

 

【哎?】Prompto后知后觉的表情让Noctis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是啊,像个老头子一样。我老爹都不会这么叹气的。】

 

【Noctis】突然出现在房门口的浑厚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啊,陛下。】先反应过来的Prompto冲国王行礼道。

 

【老爹你走路都没声音的么……】脑中想继续逗弄Prompto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践就被Regis打断,Noctis懊恼地瞪了自己老爸一眼,随即不情不愿地走回桌旁继续看他的政报去了,【说起来,最近的政报怎么突然变多了啊,感觉现在一天递交上来的文件量比平时的三天的量都要多。】

 

【帝国最近的动作突然变得频繁起来,不停地派出魔导兵在Lucis四周打探,王之剑的队员已经跟他们有过几次交锋,不过对方人数并不多,部队也没什么损伤,不知道他们到底打的什么算盘;而对于现在的Lucis而言,明着开战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就只能先从外交手段应对了。】撑着手杖走到书桌对面的沙发旁缓缓坐下,Regis不紧不慢地解释着,然后将视线转向一旁站立的Prompto,【在这里的几天还习惯吗?Prompto。】

 

【多谢陛下关心,我在这里很好。】Prompto冲Regis弯下腰去又行了一个礼,然后在起身的瞬间补充了一句【手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体力恢复的也很好。】

 

【啊?那,那你要回去你家住了么?】Regis还未来得及开口,才刚翻开下一份政报的Noctis就急匆匆地询问道,全然不顾Regis投过来的略微有些不满的眼神。

 

【唔,最近是打算回去住了。而且摄影社暑假还有选题策划,我的选题已经被社长批准了,可能暑假还是要经常向外跑做做初步采编的工作什么的。】眼看着刚坐下没多久的Noctis听了好友的回答马上要坐不住地冲过来,Regis暗自摇头,【虽然体力已经慢慢恢复,不过据Ignis说,Prompto你是自己住吧?而且你还是个孩子,肯定没法好好照顾自己,不如在这边多住一段时间,等到医师完全确认你的身体恢复完全健康的状态再回去。至于外出采编的任务,我可以派王之剑的Crowe与你同行保护你的安全。】

 

【……】Prompto有些不明白Regis的想法,明明自己之前在与他会面时就转达了Gentiana关于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的叮嘱,再加上现在的Noctis对自己很明显是一副恨不得24小时盯人的状态,住在王宫里真的不方便啊——可陛下既然已经这么说了,而且合情合理,他也没有反驳的理由,便只好点了点头,【是,陛下。】

 

【嗯,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去议事厅了。】看着因常年腿伤起身不便的Regis,Prompto心中划过一丝不忍,走上前去搀扶他,【您当心。】

 

【呵呵,一直听Noctis说Prompto你是个很善良的孩子,我这次算是切身地感受到了。】借着手臂上金发少年的力气站直身体的Regis拍了拍Prompto的肩膀,余光瞥了下明显是放下心来的Noctis,突然用只有他和Prompto二人能听到的音量吩咐到【凌晨到正厅来见我。】

 

【!】Prompto愣了一下,而后轻微地点了点头,嘴里还应承了一句【您过奖了。】

 

【Prompto你对我老爹还真是恭敬啊。】目送着Regis出了房间,Noctis走过去关上房门,转过身来却又看到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盯着窗外。

 

【喂喂,回神啦!】最近一直被蒙在鼓里、还没完全消下去的怨气突然就控制了他的行动,回神时Noctis已经从身后环住了Prompto的腰,【你最近怎么了,是家里出了什么紧急的事么?而且我印象里面你从来都没有出过王都的,怎么就提交了一个要在王都外面才能完成的采编策划?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却一点情况都不透露给我,现在伤还没好完全就要回家——】

 

【没什么大事,别担心,Noct。】王子这番仿佛是抱怨又仿佛是撒娇的话却让Prompto忍不住偷偷弯了弯嘴角,【我真的没事。】

 

【那你——】还想说些什么的Noctis被停留在自己唇上的手指掠夺了眼下的话语权,Prompto在他的怀里转过身来,一双海蓝色的眼眸定格在自己身上,他从没见过他的金发少年这样的笑容,混合了释然和包容,更多的是安慰,【我最好的朋友可是Lucis的王子呢,他说过当子民有困难时他会奋不顾身地保护他们,有这样一个可靠的朋友,我能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知道就好。】拉下Prompto的手,Noctis把脑袋埋进他的颈窝,声音闷闷的,【你知道当时听Gladio说你被Nyx在郊外发现时我有多害怕么,丢下我一声不响地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什么的——你还真是厉害。】

 

【好啦~刚才陛下不都说了以后会派Crowe大人跟我一起去了么?听说她是王之剑里面魔法用的最好的人呢,有她在你可以放心了吧?】Prompto伸出一只手笨拙地拍了拍Noctis的脑袋。


【不放心,你不在我眼前,怎样我都不放心。】听到Prompto这番话,Noctis更加放肆地用自己的黑发磨蹭着Prompto的金发,手上的力气也不知不觉地紧了几分。

 

Prompto脸上的笑容却忍不住扩大了,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孩子气的Noct了?看样子上天对自己已经很仁慈了,能让他再一次地遇到这样的王子殿下,对六神和水晶因Noctis悲怆的命运的愤懑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是啊,这次不管如何,有我陪着你呢,Noct。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好不容易确认Noctis已经睡熟后,Prompto悄悄地溜下床铺,抓着自己的外套轻手轻脚地溜了出去,向正厅走去。

 

【这次Noct是真的被我吓到了。】暗自摇头苦笑,Prompto放在右边口袋里的手抓紧了那个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物件,转过回廊,就看到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背对自己的Regis。

 

【陛下】轻轻走过去出声示意,Prompto抬起头看着这位兼具了国王与父亲身份的老人,【看样子,我上次的提议您已经有所决定了。】

 

【Prompto,虽然你再三保证这个提议于你的生命并无致命的伤害,也说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是近乎于奇迹的赐予,可有一点我要向你说明:Noctis是Lucis的王族,是水晶遴选出的天选之王,他的命运早已注定,你本来与这件事无关,一旦开始,你的命运也会被改写,这不是你该承受的,孩子。】Regis转过身来,看向Prompto的眼神坚定中带着怜惜,【你是个很好的孩子,我相信在未来你还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些失礼,但你没必要为了Noctis——】

 

【陛下】Prompto惊觉眼底已经有了要流泪的冲动,他闭起双眼顿了顿,才找回自己平日的声线,【这是我的选择,更何况——】旅行时Noctis的音容笑貌和白天那个冲自己撒娇的少年王子的样子渐渐重合,【对我而言,没有了Noct,我的未来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既然如此——】Regis愣了一下,向周围漆黑的虚无中伸出手,召唤出了他的武器,随后他把武器递给Prompto,【你跟我来。】

 

两人顺着王宫的走廊缓步前行,因夜晚而变得空荡荡的空间只回荡着他们的脚步声。Prompto忍不住放任自己的回忆沉入了仿佛还在不久前的那场战斗——归来的Noct带着自己和Ignis、Gladio在已经成为废墟的王宫里前行,脚步和眼神都那么坚定,正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的王带着自己向着冲破黑暗的结局笔直前行,毫无畏惧,哪怕他已经知晓等在前方是怎样的命运,却仍没有选择退缩。

 

【我们到了。】前方Regis的声音将Prompto拉回了现实,面前摆放着的物件让Prompto意识到了他们已经来到了放置水晶的中心大厅。握紧了手中的单手剑,他再一次冲Regis行礼:【谢谢您,陛下。】

 

【Prompto,作为Noctis的父亲,该道谢的人是我。】不顾少年的惊诧,Regis右手握拳,向Prompto弯身鞠了一躬,随即向【以后也请你照顾好Noctis。】

 

【嗯,我会的。】下定决心一般,Prompto解开了手上的绷带,随即用右手的单手剑再度割开了手心里的伤口,鲜血立刻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随后Prompto用还在流血的左手对准了面前的水晶,手掌中刚才还四散流淌的血液仿佛受到了什么不可见的力量的指引,向水晶汇集而去。

 

【唔……】熟悉的眩晕感袭来,Prompto眼前渐渐模糊,水晶在带走他的血液的同时还向他施放出了他眷恋无比的银白色的光芒——那是Noctis召唤幻影剑时才有的光芒,此时这曾带给他安全感的光芒却仿佛索命的魔鬼一般,在被光芒笼罩的瞬间,整个身体感到了仿佛被千万把小刀同时切割一样的疼痛,而他的四肢真的就出现了许多细小的伤口,更多的鲜血涌了出来,又被水晶悉数吸收而去。

 

自嘲地弯起嘴角,Prompto看着此时光芒大盛的水晶,他说什么来着,自己果然还是讨厌这块Lucis代代守护的圣石,不过,【好在这是我的血,你要多少就拿去吧。】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在水晶光芒散去、Prompto瘫倒在地的同时,卧房里的Noctis突然从熟睡中惊醒,摸了摸自己的身边,被单传来的温和触感并没有能够压抑住Noctis此时心中的不安,掀开被子、下床、关门开门一气呵成,身体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在奔跑的过程中不停地颤抖,【你去哪儿了!】

 

-tbc-

 

有奖竞猜:脑壳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被噗骗了~【控几一下里寄几好么!】

 

啊在明天就要上班的星期天晚上把这段写完真是神清气爽,以及请相信我是真的要写HE的【笔芯】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