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6 - 补全版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眼前的白光散去后,Prompto发现自己站在已经是一片废墟的王宫台阶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已经有不少破损的王之剑的制服,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暂时没有使骸攻击的隐患后他暗自想着【这是已经回到原本的时间线了么,可是我的任务都还没有完成啊——Noct!】不顾匆匆赶来的Gladio惊诧的目光和感知到身旁空气流动而出言叫住自己的Ignis,他向着王座大厅狂奔而去。

 

【呼…呼…】刚刚经历过苦战的身体难以承受突如其来的狂奔,Prompto双手撑着膝盖用力地呼吸了几下,随后他抬起脚一步步地向王座走去,直到他看到王座上那个身影——

 

Noctis身上还规规整整地穿着那套没了披风的王服,右手掌心向下地扶在王座上,左手握着一张照片放在左膝上,过久没有修剪的黑发顺着他低垂的头前倾着;往前一步,Prompto看到了他的王精致的面容,然而低垂的睫毛却阻挡住了他看向那双灰蓝色眼眸的视线;再往前一步,他终于注意到了那把插在Noctis腹部的单手剑,那是他刚才用来割开自己右手手心的那把剑,属于Lucis第113代国王Regis陛下,鲜血正不断地从Noctis腹部的伤口流出——看到这把剑和那个伤口,Prompto本就不稳的呼吸变得更加混乱。

 

【不——】膝盖突然没了力气,他就那么直挺挺地跪在了离Noctis只有一步之遥的地面上,右手覆盖上Noctis的左手,Prompto一次次试图组织起自己的语言,【Noct……你醒来啊,别开玩笑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方法,虽然还没有完成……但……你……】

 

但是眼前这个端坐在王座上、眉眼低垂、却唯独没了呼吸的人正是Noctis。

 

曾被Gentiana告知的结局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呈现在自己眼前,这种冲击让Prompto再也抑制不住地低下头去,眼前因不久前的战斗而坑坑洼洼的地面在眼前模糊,【你这个骗子,Noctis Lucis Caelum】

 

【喂!小子!】耳畔突然传来一道有点陌生的女声,Prompto睁开眼,看到Crowe正蹲在自己面前,眼神混合着探究和关心,【你没事吧?做噩梦了?这脸上又是泪又是汗的——】最关键的是还念着王子殿下的名字,八卦心有点爆棚的女王之剑成员想了想问出来的后果,把散落的卷发整理到耳后,她仔细权衡了一下,还是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

 

【我在——】看了看自己身上盖着的毯子,又抬起有些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四周帐篷的布置,Prompto坐起身来,原来刚才只是个梦啊……他苦笑着低头,过长的金色刘海让面前的Crowe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个梦么,但我如果不快一点的话,这个梦终究会变成现实吧;Noct……被王者剑攻击的感觉是不是会很痛呢……】仍旧缠着绷带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回想着刚才梦里的细节,梦里那个没了呼吸的身影不停在他眼前回放。

 

【哎?你这是被噩梦吓傻了?我们在遗址之森啊,昨天到的时候有些晚没能找到这附近的圣标,咱们就在距离公路不远的这边树林里先露营休息了。】Crowe一边回答着一边站起身来,顺道还拍了拍Prompto的肩膀,【没事的话就出来吃早饭吧,我记得陛下吩咐过,你需要在这附近拍照拿来暑期采编策划的作业?我正好有个在这附近的讨伐任务,直线距离不会超过1公里,一上午的时间应该够了吧?中午我们在这里会合,然后整顿一下,晚上应该可以回到Insomnia。】

 

【嗯,好。】刚准备站起身来的Prompto被迎面而来的不明白色物体糊住了整个视线,【先擦一下脸吧~】看着明显带着有些俏皮神色的Crowe,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谢了。】

 

【不客气~小朋友】Crowe大大方方地回应道,然后掀开帐篷的帘子钻了出去。

 

看着眼前熟练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又抢在自己前面灭掉了篝火的少年,Crowe有些错愕,【你真的从来没出过王都么?】

 

【呃?也不算从来没有吧,上次不就被Nyx先生发现晕在王都郊外了么?那应该算是出过王都了吧。】背上相机包,Prompto漫不经心地扯了扯自己因睡眠而压出褶皱的夹克,【怎么这么问?】

 

【只是觉得你这个小子的野外生存能力还不差嘛……搞得我都开始怀疑陛下让我跟你同行是不是为了变相给我放假了;下次可以跟队长申请让Nyx或者Libertus来参加这个任务,最近的作战任务越来越多了,难得有这么轻松的时候。】整理好自己的背包,确认了下恢复药的数量没问题之后,Crowe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中午在这里会合哦~】

 

【嗯,Crowe大人一路小心…】冲着Crowe的背影挥了挥手,确认她转身看不到自己后,Prompto才按着记忆中的路线向柯斯达玛科塔前进,【这里的是霸王剑吧……还真是把珍稀的王者剑……】想起四人之前在这个迷宫中前进的时候,由于对这塔里的使骸战力的严重低估,他们几乎用光了身上所有的恢复药和不死鸟之尾,他突然想起有一次自己被雷属性的榴弹怪喷出的一个闪雷劈了个正着的时候明明自己也是体力不支的Noctis强行突破其他使骸的防线冲过来拽着自己躲到一个相对安全的死角用恢复魔法帮自己疗伤的场景。

 

【别逞强啊~】20岁的王子脸上满是被使骸攻击时留下的焦黑的痕迹,那副尊容实在称不上好看,但他却还是冲自己笑得没心没肺的,【就算是要找王者剑也不能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吧~】

 

【Noct…】想起今早出门时明明脸上写着【我很担心】却一直坚持不跟自己有视线交集的王子殿下,Prompto的心情不由得变得很好,【还是那样的表情最适合Noct。】

 

如果可以,他想让他的王子殿下一直都是那副随性也勇敢的样子,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难关都能伴随着他们的谈笑声被解决,而没有后面的急转直下,更不需要Noctis在那象征着光荣与责任的王座中献上自己的生命。

 

脚步停在柯斯达玛科塔的入口处,Prompto深吸了一口气,确定四周无人后他召唤出了Gentiana赐予自己的神使逆矛,【请遵循你们的共鸣,带我前往霸王剑的所在吧。】

 

神使逆矛在他手中散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开始只是一点,随后光芒从他手心逐渐扩散,白昼的日光丝毫没有掩盖蓝色光芒的耀眼;最终,光芒汇集成光柱,检查了一下刚才召唤出的手枪和随身携带的折叠式军刀,Prompto踏进了光柱之中,大约1小时之后,他踉跄着从光柱中跌出,再度被割开手心的左手紧握着那个物体。

 

【呼……】看样子就算是过去了十年,没有Noct帮助的战斗依然不轻松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伤痕,衣角还被炸脖龙喷出的火焰烧焦了一部分,Prompto摇摇头将武器和神使逆矛都收了回去,强撑着站起身来一步一挪地回到了宿营地。

 

【喂!你没事吧!】看着早上出去还是一身整洁的少年突然浑身是伤的出现在面前,饶是身经百战的王之剑也受到了惊吓,冲过去扶住Prompto让他坐到折叠椅上,先帮他包扎好左手的伤口,随即Crowe蹲了下去,用治疗魔法帮他恢复了一些体力,【我现在发现,果然王之剑里面只能由我来完成这项任务。】看到Prompto明显恢复了些血色的面容,Crowe转身拿来了恢复药,【这附近我昨晚都巡查了一圈,除了那座一看就很见鬼的遗迹外没有什么危险啊,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

 

【咳咳……大概我不太走运?碰到了一些怪物……嘿嘿,我可没有王之剑那么好的身手啊……】轻车熟路地捏碎了手中的绿色小瓶,感受到流失的体力似乎恢复的有些太快了,错愕地皱了皱眉后选择无视这种变化,选择了一个不那么会牵动到伤口的姿势,Prompto靠在了椅背上,【有吃的么?跑了一上午肚子有些饿了——】

 

【昨天王子还跟我说你射击的准头是一等一的好!今早出发前陛下才刚赐了你一把手枪!一般的怪物能把你这个野外生存能力这么好的家伙伤成这样?你在跟我讲故事呢吧!】Crowe一巴掌拍上Prompto的后脑,转身拿来了罐头递过去,【刚打开的,加热过,安心吃。】

 

【Noct昨天去找你了?】难怪,昨天晚餐之后有那么一两个小时没有看到Noctis的身影,不过鉴于他们最近近乎零交流,Prompto也没有在意。

 

【是啊,跟我嘱咐了很多你的事情,什么你喜欢吃辣的让我带着辣味的罐头、你最近睡眠质量不是很好让我随时注意你帐篷的动静、这次出来你很有可能会受伤然后就给我塞了一堆他已经用魔法增强了体力恢复速度的恢复药,我以前都不知道看上去冷面冷语的王子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想起昨晚那个突然驾临王之剑休息室把大家都吓得不轻的Lucis王子殿下带着自己到驻地会议室后突然变成一副婆婆妈妈的样子,Crowe的八卦之心又在蠢蠢欲动了,【你们的关系还真的够好~】

 

【嗯,大概是吧——】低头扒了两口罐头的Prompto笑了笑,【过命的关系?】捞过一旁的一罐艾博尼打开喝了一口,他抬起头对上Crowe的眼睛,【就像我原来觉得王之剑的成员都是那种话不多,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肌肉硬汉,经过这两天的接触才发现原来王之剑的成员里也是有像Crowe大人这样心细烹饪手艺也好的大美女一样呢~】

 

【臭小子,你耍我呢!】Crowe板起脸作凶狠状,作势扬起手,看面前这个伤的那么重刚才还一派轻松的少年突然变了脸连忙把艾博尼的易拉罐挡在自己身前的紧张模样,她忍不住放松了面部表情,拉过身后的座椅也坐了回去,【不过你这孩子确实挺有意思的,我原本以为你是个一点苦都吃不得的小少爷呢,毕竟王都里从不缺这样的孩子,不像我们——】她看向不远处的遗迹,面部线条微动,集合成了一种憔悴而感伤的模样。

 

【哎?】想到过去Gladio曾对自己说过王之剑的成员大部分都是从Lucis各地挑选出来的孤儿,又想起自己曾经那么介意的帝国出身,Prompto一时有些语塞,于是只能低下头去装出一副跟食物奋斗的样子。手指下意识地捏了捏手里的金属罐,那个早就好奇的问题还是问出了口,【那个,王之剑的成员,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啊?】从沉思中回过神来,Crowe低头想了想,【嗯,怎么说呢……Nyx说我们是为了保卫Lucis而存在、迟早会成为英雄的人;而Libertus则认为我们不过是为Lucis王族卖命的一帮护卫。至于我——】顿了顿,【我觉得王之剑的成员说白了就是为了生存在奋斗的人吧。这个国家也好,王族也好,我们自己和家人也好。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而奋斗着,我们这些王之剑不过就是以战斗的方式在为重要的人生存在奋斗的人。】战斗经验丰富的王之剑成员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这孩子怎么会想到问这个?不会是为了以后给Noctis殿下当王之剑在作功课预习吧?】

 

【算是吧。】Prompto把已经清空的食物罐扔进了篝火之中,呼吸着四周清新的植物气息和金属燃烧的味道,他仰起头闭了闭眼,【Crowe大人,我们今天不回王都,去迪巴拉奥火山可以么?】

 

【哈?我没什么关系啊,倒是你,虽然作了临时处理,不过你的伤最好还是回去静养一段时间再出远门比较好哦小子。】Crowe挑了挑眉,她刚才说什么来着?这小子还真是有意思。

 

【我没事,就当是为日后成为王之剑作预习咯~】俏皮地冲对面的人眨了眨眼,Prompto站起身来,【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奋斗者可不能永远要别人的保护啊——】

 

【有意思…】Crowe这下是真的很开心地笑出了声,【我已经开始期待你加入王之剑了。】

 

-TBC-

 

这样这部分算是更完了【伸懒腰】

对于FF15,表示最先入坑的不是游戏而是大电影,当时看电影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所谓的【王之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后来玩上游戏之后发现噗噗也在跟我思考同样的问题,不过我想在永夜的那10年里,噗噗应该找到了答案吧,所以他们才会奋斗着等待真王归来,虽然归来之后的结局……QAQ

Crowe是我在电影里很喜欢的一个角色,虽然挂的超级早,这章主要是想借这俩人的谈话引申出王之剑的所谓……意义?其实结合上一章来看可能有细心的孩儿会发现我给噗噗设定的这个任务并不是那么好完成的【后妈脸笑】,但其实我原本一开始想到的是【无论怎么改,脑壳的结局都已经是注定的,所以任何的努力都是徒劳】,没错一开始真的就是这么无力的想法驱使我写完了前两章,后来又实在舍不得这样的解决,就把设定改成了这样的节奏【捂脸】

以及我写完才发现放闪还是有的啊!我一个单身狗居然写的乳齿行云流水!这简直不科学!【跪地】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