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7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Noct,该去练剑了。】已经在练习场等了半小时的Gladio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Lucis的王子殿下,暗自揣测【这小子肯定又睡过头了】的想法直接去推了Noctis的房门,却看到已经被他定性为【睡过头了】的、已经换好战斗服的王子一手拖着腮一手支撑着窗台在发呆的样子,而且从手肘处的红印来看,他很明显已经发了有一段不短时间的呆了。

 

【什么情况——】暗自摇头的Gladio忍不住提高了嗓门冲房内迈了进去,【Noct,别告诉我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又想偷懒?还是说——】他来到Noctis身旁,用不小的力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的公主殿下觉得每天不用练剑也不错?那我就去向陛下禀报咯~】

 

【痛!】回过神来的Noctis揉着肩膀向Gladio抛去一个不耐烦的白眼,又活动了一下四肢,【我知道啦。】

 

【唔……】已经是第16次了,看着从Noctis手中以另外一个角度飞出去的单手剑,Gladio忍不住有些上火,【我说,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心不在焉的,这种状态要是拿到王之剑里面,就算你反应再快都不够别人救的。】

 

【抱歉。】自知理亏的Noctis走到一旁捡起剑,随后摆出了战斗姿势,【我们再来。】

 

【不用了。】右手稍微用力,大剑化为水晶的光芒从手里消散,Gladio从练习场一边拿来一杯水递了过去,【鬼都看得出来,从Prompto跟Crowe出去之后你就魂不守舍的,再加上之前我听说的一些事情——】看着正抓着水杯的王子殿下不出意料地被呛到咳嗽,王之盾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坏笑,【我看还是等到他回来之后我再抓你们两个一起过来练习比较靠谱,最起码那样你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心不在焉的。】

 

【咳咳!这都什么跟什么——】正打算跟眼前的友人好好争议一番的Noctis被门后的通报声夺走了注意力,【殿下,Crowe大人和Argentum先生回来了,现正在王座大厅向陛下汇报。】

 

【哦,多谢。】Noctis收起手中的剑,又把喝完了的杯子随手扔给了Gladio,转身大步向王宫外走去,【这里麻烦你收拾下吧。】

 

【喂!】好在Gladio反应够快才让杯子免于了与地面亲密接触的可能,看着面前的少年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Gladio忍不住想起了前两天Iris听到自己最喜欢的服装品牌大减价时也是这样一副毛毛躁躁的样子冲出了家门,摇摇头还是认命地收拾起来,【为什么我总是那个帮这群家伙收拾残局的倒霉蛋——】

 

【陛下,情况就是这样,护卫Prompto进行外出采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王座大厅内,立于台阶下的Crowe恭恭敬敬地行礼汇报着。

 

【嗯,你辛苦了Crowe,这两天好好休整一下,下周再回队里吧。】Regis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将视线转移到一旁的Prompto身上,【Prompto,在外面这段时间可有受伤?】

 

【多谢陛下关心,就是受了点轻伤,没什么大——】不自觉地将左手背到身后,Prompto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回过身去就看到一身战斗服的Noctis带着一脸急切的表情冲进了王座大厅,眼前的景象与曾经的又一次不受控制的重叠,他忍不住有些愣神,直到耳边Regis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意识,【Noctis,王之剑成员正在进行汇报,你怎么不让人通报一声就闯进来了?】

 

【啊……没关系的陛下,之前在遗址之森的时候听Prompto说他和Noctis王子殿下关系很铁,是过命的关系呢~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啊,哈哈。】饶有兴味地看着恨不得把Prompto从里到外检查一遍的王子殿下,Crowe暗自憋笑,善意地出声解了围。

 

【抱歉老爹。】被这么一说Noctis才意识到还有别人在,不情愿地放开了Prompto的肩膀,向Crowe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那么,现在汇报结束了么?】

 

【嗯,已经结束了呢,Noctis殿下~】再次向Regis行礼之后,Crowe转身出了王座大厅。

 

【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俩也退下吧。】Regis顿了顿,还是没忍住地开了口,【看Prompto的脸色不是很好,估计是这段时间在外面宿营不太习惯,这几天你也好好休息,Noctis的生日马上就到了,你可以等到他的生日宴结束之后再回到你自己的家准备开学的事情。】

 

向Regis行礼之后,Noctis本来想拉着Prompto回房间让此刻明显脸色不佳的他好好休息的,可一想到最近他隐瞒自己的这些事情,又想到临出城那天凌晨在水晶大厅附近发现的浑身是伤的他被自己抱回房间醒来之后还是避重就轻的表情,王子殿下的怒气就忍不住又一次爆了表,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他快走几步到Prompto的正前方阻挡住了金发少年跟在自己身后的脚步,单手叉腰看着对面的人,【我说,你不觉得我们需要谈谈么?】

 

【Noct想知道什么?】被迫停住脚步,Prompto在心里暗自叹气,看样子还是瞒不住。

 

【很多啊,比如说放暑假之前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这段时间为什么总是突然消失在我视线里然后又一身是伤的出现。作为——朋友,这些事情难道我不应该知道么?】看着面前的人慢慢低下头去,额前的刘海挡住了海蓝色的眼眸,虽然有些不忍,不过这些已经堵在心里很多天的问题还是一股脑地被Noctis抛了出来。

 

【我都说了啊,这个暑假我有一个外出采编的活动,放假前也是在筹备暑期出去进行采编的路线和日程,才会有段时间没能天天陪着Noct,还是说——】抬起头,Prompto眼底一闪而逝的不安被Noctis迅速地捕捉到了,【Noct你不相信我?觉得我是在骗你?】

 

【就算是这样,那筹备日程和路程跟Lucis王族世代守护的圣石又有些什么关系?你那天昏倒的地方是水晶大厅的门口,那个地方没有我老爹的允准连我都不能靠近,而且那附近的守卫可是24小时制的,你怎么能做到在完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靠近那里?】被Prompto的眼神刺激的有了几分退缩倾向的王子想起了之前Ignis对自己的建议,还是决定追问到底,灰蓝色的眼眸里混酿着风暴,【你知不知道我这段时间都要被这些问题逼疯了!感觉从那天之后你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心事重重,动不动就走神,还总是躲着我!】方才还气焰嚣张的黑发少年突然无力地蹲了下去,插进发间的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能不能别这样对我……感觉我好像被你强行踢出了你的世界一样……很讨厌啊,这种感觉……】

 

【Noct……】看着眼前突然崩溃的王子殿下,30岁的Prompto Argentum有些慌神了;印象中,他上一次见到Noct崩溃成这样好像还是在水都举行完水神启示仪式后,Lunafreya殿下突然离世的时候,那时的自己很想靠近Noctis去拥抱他、安慰他,告诉他还有自己在他身边,可碍于Ignis的眼睛刚受伤失明,Gladio又需要去忙着打探去帝国首都的消息,他只能先专注于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协助Ignis处理Gladio每日带来的情报;又或者,他只是给自己一个不去在那个时候碰触Noct心里伤口的一个借口,就用这种自我安慰的方式远离Noct也说不定。

 

【我没有变啊,Noct,我还是那个一心想跟在你身边的Prompto Argentum啊……只是最近——情况比较特殊,你看,现在我的暑期活动已经完成了,以后我就又可以陪着你打电动、外出钓鱼,还有练剑了啊……】蹲下身去拉住Noctis颤抖的双手握在自己手心里,Prompto轻声安慰着此时看上去分外脆弱不安的王子殿下,【这段时间忽略了Noct真的很抱歉;还有,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把你踢出我的世界的。】毕竟我现在的世界里的光源就只有你了。

 

【……】感受到手掌里的颤抖渐渐平息,Prompto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冲面前面部表情总算是松弛下来的Noctis吐了吐舌头,【好啦,赶快起来啦~否则等下被从这里经过的人看到堂堂的王子殿下像个乞丐一样蹲在这里,还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真的很丢脸哎!】

 

【喂,说什么呢你!】率先站起身来的Noctis一个用力,将Prompto从地上拉了起来,【先回我房间吧,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可别怪王子殿下我‘滥用私刑’啊~比如不借作业给你抄不给你辅导功课,也不给你带Ignis最新研究的料理之类的……】

 

【好啦我知道了……!】从地上站起身的Prompto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阵熟悉的黑暗袭来,随后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视线完全模糊之前,他看到Noctis明显慌乱的神情,听到他急切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还有那道在不久之前被使骸重伤时看到的夺目的银白色光芒。

 

【是时候把时间交还给16岁的你了呢,Prompto Argentum。】这么想着,Prompto放纵自己沉入了熟悉的黑暗之中。

 

【……】没多久,Prompto被耳边轻微的引擎声和风声唤回了意识,他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和20岁的Noctis缩在雷加利亚的后座,自己的头还枕在Noctis的肩膀上,环顾了一下四周,空气里的工业用料的味道、Noctis沉默不语的侧脸和脸上刚被风干的泪痕让他确定了现在所处的时间线。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开口时的沙哑声线把Prompto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可不记得之前在刚找到修罗王之刃的时候他有受这么严重的伤。

 

【Iris刚才来了电话,说是在雷斯特尔姆等我们。】前座的Gladio转过头来看了看他,【你可算是醒了,都昏迷了一天了。】

 

-tbc-

 

所以终于过度到20代了,觉得自己真不容易……【望天】

 

所以30岁的噗依然没有赶得上为16岁的脑壳过生日【木有错我奏是故意的!】,估计20代这一段不会写太多,毕竟一开始的脑洞大部分都是开在30代的【走开!】

 

日常感谢看文、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1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