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8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Noctis Lucis Caelum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觉得那么无助。

 

故城、亲人、国土……从小已经习惯了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事物在一夜之间突然完全变了样子,从Insmonia前往锤头鲨的路上不断地听到有人在议论着【王都沦陷对Lucis而言只是个型式,其实这个国家早就是帝国的附属国了吧,对我们平民生活没有什么影响】之类的话,从最初听到这种言论的愤怒再到现在的麻木,再仔细想想,自己虽然是王子,可却完全没有立场去指责这样的言论——毕竟曾经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在出发的那个清晨他才会没心没肺地跟Regis开玩笑,说着【千万不要对帝国的陛下失礼啊~】之类的话……

 

可现在,就连再跟Regis开开玩笑都是一件永远实现不了的事情了。

 

【唔……】肩膀上传来的摩擦触感让Noctis从沉思中回过了神,偏过头去,Prompto还带着点朦胧的眼神落入自己的视线。

 

【终于醒了啊。】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被王子殿下赶到副驾驶的Gladio就转过身来对还枕在自己肩膀上的金发青年笑了笑,【你都昏迷一整天了。】

 

【一整天?我?】耳边传来的沙哑声线让Noctis忍不住皱了皱眉,从雷伽利亚的置物箱里翻出一个保温杯旋开盖子递到Prompto唇边,【是啊,之前在那个战地旧址找王者剑的时候,本来已经拿到修罗王之刃的时候你还好好的,然后突然昏了过去……不记得了?】

 

【突然……昏过去?】Prompto没有接过递到自己面前的保温杯,而是下意识地转了转自己右手的皮质护腕,在皮料与手腕皮肤的摩擦声中Noctis敏锐地闻到了一丝血腥气,顾不上眼前人的惊诧眼神,他一把抓过Prompto的左手,映入眼帘的伤口让他本来失落的情绪更加重了几分,【怎么又是这里……】

 

少年时的记忆涌入脑海,那段时间Prompto的反常还历历在目,他在自己面前的时间少得可怜,脸色苍白,而且总是习惯性地攥着左手,因为那只手上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道很深的伤口,皮肉外翻,显然不是不小心划到而是被人为割开的。然而这次——

 

【Ignis,能在附近找个有旅馆的地方落脚么?】握紧了Prompto的左手,Lucis的王子稍稍将身体前倾,不紧不慢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喂!Iris还在雷斯特尔姆等着我们呢……不能让她等太久吧?】Gladio略有些不满地出声抱怨,虽然今天一天过得实在是糟糕,可眼下他更担心妹妹的安危。

 

【既然他们已经安全地到达了雷斯特尔姆,那座城市现在归帝国管辖;而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就帝国方面来说偷袭王都和抢夺水晶的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Ignis的语速从后视镜里瞥到Noctis的神情后缓了下来,【Iris他们目前而言是安全的,不用太过担心;而且夜里有使骸出没,按照我们目前的状态实在不适宜再进行战斗,就听Noct的吧。】

 

【既然你这么说——】Gladio认命地向后靠去,【那就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我没事的——】熟悉的声音此时却让他产生了一股焦躁感,Noctis不由分说地把方才放在一旁的保温杯塞到了Prompto的右手里,【先喝点水。】

 

【Noct,我真的没事!眼下你更需要做的事情是去找寻王者剑不是么?我的伤用恢复剂处理一下就好了,更何况Lunafreya大人——】Prompto还在说着什么,可是眼下Noctis却发现自己完全不想听完他的话,准确地说是他不想再从Prompto的嘴里听到那个话题了。

 

【Noct,我们到了。】将车子稳妥地停在了加油机前,Ignis率先打开车门下车后又把Gladio拽了下来,【我和Gladio先去办入住。】

 

【Noct,你先冷静一下……】正准备关好车门的Noctis抬起头看着面前脸色依旧苍白的Prompto,他的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在旅馆招牌的映衬下反射出淡淡的白色;但即便是这样,他的金发陆行鸟依旧站的笔直,海蓝色的眼眸紧盯着自己,眼神里透露出明显的不赞成。

 

【我现在很冷静,真的。】他右手微微发力,看着Prompto因疼痛而稍微扭曲的面部,【这就是你说的没事?】他自暴自弃一般地甩开了Prompto的手,大步迈进了旅馆,【随便你,反正我要休息。】

 

【……】听着身后完全没有停顿就跟上来的脚步声,Noctis觉得自己的心情没那么糟糕了——这种心情的变化甚至直接转变成了一个微不可见的笑容——这对今天的事情来说可是太奢侈了。

 

【那么,我们现在需要规划一下接下来的计划。】四人聚集在了Noctis和Prompto的房间里,率先开口的是Ignis,【Noct,接下来我们先去雷斯特尔姆与Iris他们会合;然后再在那里打探一下王者剑的情报,Cor将军也说了一有王者剑的下落就会及时通知我们——】

 

【那个,打断一下……】Prompto转向Noctis,【Noct,我刚才在地图上进行了一些标记,我们在雷斯特尔姆见到Iris之后可以直接按照这些标记去找王者剑……】

 

【哦?】Gladio看向Prompto的眼神突然多了一丝防备,【你之前不是还在担心去哪儿集齐王者剑么?这么重要的情报你从哪儿弄来的?】

 

【Prompto在高中的时候做过关于王者剑的新闻采编,你是选择性失忆了么?】听出王之盾话里火药味的Noctis一眼瞪了过去。

 

【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早出发前往雷斯特尔姆。】Ignis看了看紧抓着沙发扶手的Noctis又看了看一脸不满的Gladio,【你们俩都冷静一下,这些标记的地点有几处与王宫古籍中记载的完全吻合。不论是否完全可靠,至少我们先去看了再说。】

 

【好吧……希望你小子的记忆力还可靠。】拍了拍Prompto的肩膀,Gladio转身出了房间,【晚安,王子殿下。】

 

【Noct,Prompto,早点休息。】冲二人点头示意后,Ignis也出去并轻轻带上了门,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那个,Noct,我有话要跟你说——】正准备施展恢复魔法的Noctis听到Prompto这句话,还没压下去的怒气就又一次冲到了嘴边,【如果是关于Luna或者王者剑的话题我可以请你闭嘴么?】

 

【不。】Prompto起身越过两个单人沙发之间放置的小圆桌,解开右手的护腕,将那个曾经的自己努力想永远毁灭的痕迹完完全全地展现在Noctis面前,【关于这个条码,我想我应该向你坦白——】

 

【……什么意思?】Noctis的意识在他听到Prompto的回答后完全失控,他的意识似乎是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不明白自己手上的贤王剑是怎么出现的,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毫无停顿地把手里的剑向着Prompto挥了过去——

 

好在他恢复意识的时候,映入眼前的是距离自己半米的Prompto和还有一个手掌的厚度就会刺入Prompto胸口的贤王剑。

 

【Prompto】意料之中,Noctis发现自己的声音在以跟握剑的右手相同的频率颤抖,【告诉我你刚才在跟我开玩笑。】

 

【我没有。】眼前的青年的金发依然耀眼,脸上的表情也是Noctis见惯了的样子,可他双唇间吐露出的句子却让自己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和愤怒,【Noct,我是在帝国出生的,是魔导兵的实验体之一。】

 

【……所以呢?】右手颤抖的频率加快了,几乎要握不住剑,低下头去,Noctis接下来的话似乎是从紧咬的齿间一字一字地磨出来的,【你现在告诉我你是帝国人?在今天的事情之后?在王都沦陷、国王驾崩之后?】

 

【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出身,Noct。】又一次在空气里弥漫的血腥气让Noctis来不及整理自己的面部表情就匆匆抬头,贤王剑的剑尖已经没入了对面人的胸口,而Prompto居然还能冲自己笑得像没事人一样,【现在的我只希望你能振作一点,如果发泄出怒气能让你好受一些的话。】

 

暗红的颜色从Prompto胸口的布料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开来,Noctis慌乱地收起了武器,冲过去抱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刚才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也随着引力落在了Prompto的肩窝,【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什么都没有想……真的,Noct……】稍微拉开两人的距离,Noctis感受到近在咫尺的人将还在流血的左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如果硬要说我在想什么的话,大概就是想一直陪着你吧;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不过我觉得Noct不会在意我的出身的,对不对?】

 

【白痴。】重新将Prompto搂进怀里,Noctis索性让自己早就崩溃的情绪更加毫无保留地发泄了出来,【因为是你我才更在意啊。】

 

-tbc-

 

啊啊啊我居然还能流畅地写出20代的过度!一定是脑壳床加成的缘故!总之20代的故事就……就卡住了【捂脸】

 

好想直接写30代……【被打死】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