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9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Prompto是被窗帘上的装饰物在窗外并不算小的风的作用下而发出的碰撞声吵醒的。

 

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战斗服换好后,正要走去卫生间洗漱的他听到了不急不缓的敲门声,走过去开了门,不出意料地看到了站在门外的Ignis。

 

【早安,Ignis。】虽然对于他突然来找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Prompto还是笑着打了招呼。

 

【已经不早了;Gladio去城里打探古雷夏洞窟的具体位置了,Noct被Iris拽着去逛集市了。】Ignis推了推鼻梁上有些下滑趋势的眼镜,冲Prompto笑了笑,【Noct出门之前特别叮嘱我们不要打扰你的休息,毕竟到达雷斯特尔姆前的几天一直都是野外宿营,对你的身体恢复没什么太大的帮助。】

 

【Noct这么说的啊……】低下头去,Prompto沉默了;自从那天在汽车旅店里向王子殿下坦白了自己帝国实验体的身份,即便是已经30代的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20岁的Noct相处,索性在后面几天的旅程中选择了“沉默”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跟其他三人一起战斗、宿营和赶路——确切地说只有Noct一个人,因为Ignis和Gladio仿佛保持着固定的默契一般地选择在宿营时远离气场奇怪的这两人。

 

可是想到Noctis那天晚上后来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魔法帮自己恢复了左手手心的伤口之后就跟平时一样地拽着自己休息;最近这几天也跟以前一样,在向雷斯特尔姆前进的过程中看到好看的取景点就拉着他们拍照,在看到渔场的时候就一脸兴奋地去钓鱼,在宿营时会让Ignis准备纯肉类的食物……原来从以前到现在,别扭的人只有自己么?

 

【Prompto?】Ignis显然没有打算给他太多的时间让他发呆,眼见着金发青年脸上的表情从阴逐渐放晴,Lucis王室头脑最聪明的顾问还是决定开口打断他的思绪,【可以让我进去么?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

 

【哦,好。】回过神来的Prompto侧身将Ignis让进房间,随手带上了门。

 

【说起你的伤……】两人在背对落地窗的沙发上面对而坐,Ignis关切地打量着Prompto,【那天确实很奇怪,明明在找到修罗王之刃前你没有受任何外伤,在那之前你的身体状况也没有问题,怎么会突然晕倒的?而且你左手掌心那个伤口出现的也着实很奇怪,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咦?】听到Ignis这番话,Prompto原本随意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双手不由得握紧,心中因之前Gladio似乎是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高中时期做过有关王者剑采编的疑惑更加明显——按理来说,高中时期他受伤昏迷那件事Noctis肯定没有向Ignis和Gladio隐瞒,为什么除了Noctis, Gladio和Ignis仿佛对他那段时间的反常没有任何印象?难道这跟Gentiana曾经告知的【不得泄露】有关?

 

【我的伤口已经没什么了,身体的话……之前有些失血过多,不过这几天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说起来要感谢Ignis在宿营时做的料理呢~】顿了顿,Prompto决定绕开这个话题,选择了一种比较安全的方式将对话继续下去。

 

【这也是我今天特意在Noct不在的情况下来找你的原因。】Ignis坐直了身体,那种与他一直形影不离的谈判家的气质在小小的旅馆房间里散发开来,【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但我总觉得从你受伤那天开始,你就开始有意无意地疏离我们三人,特别是Noct——】他抬手制止了Prompto接下来的话语,【我知道,你可能是有些什么事情不方便与我们说。但是Prompto,我想你应该知道,眼下帝国的攻势步步紧逼,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你、我和Gladio需要做的就是陪着Noct找齐王者剑,并寻得六神遗落人间的启示,促使他成为真正的天选之王——这些任务听上去很艰难,要完成也一样会困难重重,在眼前的局势下,我们更需要坦诚地面对彼此,尤其是你和Noct之间——这几天你神思不属,Noct也明显放了更多的注意力在你身上——我希望你能找个时机跟Noct好好地谈一谈。】

 

【Ignis……】虽然对于Ignis这番话已经有了准备,Prompto也觉察出这几天因为他的反常大家都有些怪怪的,不过能让军师大人如此郑重其事地来找自己谈话,看样子自己这辈子是没有隐藏情绪的本事了;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人,【我知道了,只是关于Noct……】移开视线,海蓝色的双眸定格在窗外不远处的神陨——那是巨神沉睡之处,按照之前的时间线,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在Ardyn“善意”的引导下见到这位掌管大地之力的远古六神之一,而Noctis与六神间的力量牵引也将从那时开始,并最终终结于王都与火神的战斗。

 

【这样的命运对于Noct来说会不会太过残忍了呢……】有意无意的叹息被Ignis听到,一向冷静的青年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什么?】

 

【我是说——】将视线从窗外收回,Prompto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找齐王者剑,集齐六神之力,夺回光明,这样的重任不应该只是让Noct一个人来承受啊……】

 

在心底埋藏了很久的不甘和痛苦突然上涌,虽然知道眼下的Ignis肯定不会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感慨,可仿佛溺水的人突然找到了那根能救自己一命的稻草一般,Prompto单手捂住自己的双眼,【天选之王难道就活该为了这个国家贡献一切么?难道他个人的安危就不重要么?】

 

【你……】Ignis没有想到来开导Prompto的自己也被他问倒了,确实,作为从小陪伴王子殿下成长的军师和参谋,他也只是从Regis那里听说了一些关于天选之王未来的命运,可至于最后Noctis的命运到底如何,Regis并没有向他们透露,只记得每每说到这里,陛下的神情都会变得无比凝重,令他不忍心再问下去;但眼前Prompto的反应——

 

【Prompto,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如果是那样,Prompto最近的反常也许都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了。看着对面的金发青年还泛着红的眼眶突然放大,垂下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在膝盖上握成了拳,Ignis知道自己猜对了。

 

【比如?】强压下内心突然被识破的惶恐,Prompto清了清嗓子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颤抖。

 

【比如天选之王最终的命运到底是什么?刚才你说到个人安危什么的……】感受到对面的人越来越紧绷的神经,Ignis放缓了语气,【你不要紧张,我并不是怀疑什么,只是你最近的反常和刚才的反应让我只能联想到这一点。如果不是预知了什么,从高中时期就离不开Noct的你不会这么好几天都不主动跟他说一句话。】

 

【也是呢,从很久之前我就离不开Noct了,严格算起来可能比高中时期还要早呢,呵~】将过长的金色刘海拢到耳后,Prompto确定自己已经安全度过了又一个雷区,【我只是在高中时期那次暑期采编时在历代王之墓地里发现了一些痕迹,虽然与天选之王的最终命运没什么太大的关联,不过也能推断出来一些内容,再加上自从王都遇袭之后Noct的状态——】

 

【也是,难怪你会想到这个……从目前的状况来看的确不乐观,最近Noct还经常没来由地头痛……】拍了拍Prompto的肩膀,Ignis站起身来,【Noct他们快回来了,我们今天休整一下,明天去古雷夏洞窟。】

 

【嗯。】毕竟眼下沉浸于悲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其实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目送着Ignis出了门,走到阳台透气的Prompto瞥到了与Iris一同回来的Noctis的身影;仿佛有感应一般,Noctis也在此时抬头,看到了他的金发陆行鸟正将视线定格在自己身上,被自己发现后还有些不好意思地回过了身去。

 

Lucis的王子从未觉得雷斯特尔姆的空气如此烫人。

 

-tbc-

 

于是这篇依然是实实在在的过渡,本来想让伊妈知道真相,写到半道生生地刹住了车我也是佩服我自己的【跪地不起】

 

困到完全不能控几我寄几的困,啊啊啊啊今年一定要换到下一份工作!【来自社畜的咆哮】

 

我想写30代!最近关于30代的脑洞嗖嗖嗖地往外冒啊!

 

以及立志在这篇文写完之前剪出诺普的《光年之外》!简直不能更适合这俩的节奏!要去扒拉剧情视频了!我有b站会员我自豪!【挺胸】

 

日常感谢评论和点赞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