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11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将双腿随意地搭在面前已经有些破败的指挥台上,托着下巴看着面前显示器的监控画面,Ardyn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Prompto被带回这座要塞已经三天了,一开始他还抱着一种戏弄猎物的心态时不时地去关押金发青年的地方“问候”一下,然而不管他说什么,内容是与Noctis还是水晶有关,都换不来Prompto的一丝表情变化——对此,前Lucis王室成员表示还挺有挫败感的,不过嘛——

 

【谁让你是Lucis现任国王陛下最在乎的人呢……】手指带着随意的节奏敲了敲带着细碎胡茬的下巴,眼神聚焦在显示器里浑身是伤、依然处于半昏迷状态的Prompto身上,Ardyn脸上的笑容愈发扩大了几分:谁能想到Noctis Lucis Caelum心里的那个人从来不是那位在奥尔缇西就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准确地说更多的应该是为了Lucis国王陛下的个人安危——牺牲自己性命的圣洁美丽的神使Lunafreya,而是眼前这个看上去毫不起眼、身上还带着帝国机械师基因和魔导兵试验品烙印的帝国青年?如果这个秘密公诸于世,那么Lucis的国民们能不能容忍他们的国王陛下的这份情感都是个未知数呢~

 

【还真是有趣……呐,Noct,赶快到这里来救你可爱的公主殿下吧~】将监控切换到要塞的入口处,坐直身体,Ardyn得意地眯起狭长的双眼,提前品味着折磨Noctis的快感——既然王子殿下的弱点已经彻底暴露,那么不好好利用一番就真的太可惜了。

 

【叮咚…】清脆的提示音在安静的车厢里突兀地响起,Noctis疲惫地翻了个身,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四人的手机还是在从奥尔缇西出发前Prompto花了整整一晚上才修好的——看到弹出的提示内容,Noctis先是握紧了手中的小小机械设备,突然一拳擂在了车厢的墙壁上。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小小的车厢里突然爆发出的巨响,守在门口的Gladio片刻也不敢耽搁地打开推拉门奔了进来。

 

然后他就看到背靠着并不宽敞的卧铺车厢墙壁、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在轻声抽泣的Noctis——王子右手攥着手机,左手还保持着握拳的姿势,对于Gladio的问话他显然是准备当作没听见。

 

不过随后闻声而来的Aranea显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

 

【我说王子殿下,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全车的人都睡得好好的,就因为你这一拳头都被惊醒了!】用肩膀撞开Gladio,Aranea一屁股坐到了Noctis对面,随后没费多大力气就从Noctis手里抢来了惊扰了整列火车乘客休息的罪魁祸首,点开屏幕,映入眼帘的是显示【10.25】的日历提醒,然而在它下行显示的名字让女龙骑的眼神也忍不住黯淡下来:【这样啊……】将手机递给一旁一脸疑惑的Gladio,Aranea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两天前我见过Prompto。】

 

【什么?!】不只是Noctis,Gladio和Ignis也被她这句话惊到了,随后Aranea不出意外地看着Noctis仿佛突然被雷击了一般回过神来,凑过来按住她的肩膀,灰蓝色的眼眸在眼底积聚的泪水的映衬下时不时地散发出易碎的光:【他在哪儿?!伤的重么?!!为什么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我们是在距离格拉雷亚不远的一处帝国基地里面碰到的;我也不知道Prompto为什么会被带到那里去,原本我也是心血来潮去那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关于使骸的情报,没想到在实验室外看到了正跟Verstael对峙的Prompto……当时情况比较混乱,逃出基地之后Prompto表示自己要去格拉雷亚找水晶,我不太放心这些孩子就回来了——】顿了顿,Aranea毫不客气地掰开了Noctis的手,【王子殿下!既然知道他没事了就给我放尊重些!我跟你们Lucis这些人可不一样!】

 

【那他身上的伤……】当时列车行进的速度那么快,Prompto从车上坠落的时候又那么突然,还有——想起当时的情景,Noctis就忍不住想冲自己的头再来一拳:他怎么会没有发现呢……明明就是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Prompto,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神态……与其说是恨Ardyn,在这件事情上明明他自己的责任就更重:如果他早一些识破Ardyn这令人作呕的把戏,Prompto就不会——

 

【啊,看着是不太好,可能需要王子殿下的“救助”吧~】Aranea又恢复了平日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你们俩还真是别扭……明明都那么在意对方,为什么就是不能说出来呢?那小子也是……真想让你们看看他当时的表情~】

 

【那么现在Prompto应该已经到了格拉雷亚了吧?】说话的是方才一直没有出声的Ignis,习惯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眼镜的动作让其他三人心里一紧,然而Ignis之后仿佛什么都没有觉察到的表情又让他们把即将出口的安慰咽了回去。

 

【是啊,那座基地离格拉雷亚也就是半天车程的距离。】Aranea习惯性地拍了拍自己的盔甲站起身来出了车厢,【我们明天也要到格拉雷亚了,Noctis王子——】视线定格在看上去依旧无精打采的Noctis身上,【见到他之后,有什么话就好好地跟他说明白吧;我虽然不太明白你们之间到底在纠结什么,不过我看的出来你在那孩子心里的分量值得你们彼此坦诚相待;顺便,替我祝他20岁生日快乐~】潇洒地打了个响指,她走到前面的车厢去视察了。

 

【这样啊……今天是Prompto的生日。】轻声嘟哝了一句,Gladio在Noctis床边坐了下来,车厢里一时又恢复了寂静。

 

【Noct,所以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是先搜集帝国更详细的情报还是——】摸索着选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Ignis开口问道。

 

【当然是把Prompto和水晶都夺回来!】视线定格在窗外漆黑一片、连星星都看不到的天空,Noctis低下头抹掉了眼角的泪水,【Prompto已经替我们作出了一个最好的示范不是么……一直消沉下去是没用的吧,既然如此,那该来的就让它来好了!】

 

【话虽如此,但是Noct,就凭现在的你有足够的力量夺回水晶么?帝国虽内部虽然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但是Ardyn一人的力量就足以让我们所有人都难以招架了……不借助戒指里的诸王之力,夺回的想法恐怕也就只能是个想法吧……】

 

【Gladio,现在的Noct——】

 

【我只是在跟他陈述事实而已;不论是你的眼睛、Prompto的失踪还是水晶的遗失!现状摆在眼前,已经不允许他再这么逃避下去了——】

 

【够了!】Noctis抬高了声音制止了Gladio和Ignis的争执,看向明显还是一脸怒气的Gladio,王子的声音与过去相比多了些沉稳和刚毅,【我不会再逃避了。】

 

【呵,最好如此。】看了看依旧被Noctis握在手心里的光曜之戒,Gladio不置可否地起身离开了。

 

【那个,Ignis……你的眼睛……】视线从手中的戒指转移到对面人眼睛四周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上,Noctis的心又一次被紧紧揪起——几天前他们在奥尔缇西的合照还好好地放在行李箱里,可转眼而来的变故仿佛换季时的风暴,在还没来得及应对之时就将明媚的表象毫不留情地撕开,露出了所有仿佛已经为他们设置好了的命运的本来面目。

 

【伤口已经在愈合阶段了,至于失明……我想总会找到办法应对的……】似乎想到了什么,Ignis突然低声笑了起来,【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之前我们去找斗王之刃时Prompto为了维护你跟Gladio发火的事情,都一起旅行这么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气成那个样子——】

 

【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啊……】重新躺倒在并不舒适的床铺上,Noctis长长地叹了口气,【其实……我很害怕,我怕Prompto不会原谅我……毕竟当时是我动手把他从车上推下去的;我还很怕他万一跟Aranea分开行动后又被帝国俘虏了,被监禁,被折磨——我真的很想赶快找到他,确认他安好……】

 

【放心吧,我想就算是为了再见到你,Prompto也会好好保护自己的。】Ignis轻声的安慰仿佛有魔力一般,在列车颠簸着前行的“哐啷”声中,Noctis带着并不那么安稳的心情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着我,Prompto。】

 

然而此时远在格拉雷亚,Prompto在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过程中再次感受到了那阵袭来的黑暗。

 

【这次就到这里了么……呵,也好,毕竟那时的我就是在这里跟Noct分开的呢……】

 

等我啊,Noct。

 

-tbc-

 

20代应该算是完结了吧……祝Prompto生日快乐!他永远18岁!

 

下章应该就会跳到我脑洞起始的30代了,有种【浪了这么久终于要回去见家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日常感谢看文、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们!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