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11.5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那个,姑且算个番外吧。。。 涉及战友DLC剧透 

刚通了《战友》,感触超级多,首先这次的DLC时间长度还是有的,毕竟一开始0级到最后的BOSS战,感觉补全了王之剑的故事啊,啊啊啊忍不住想如果Nyx还活着的话……【被打死】

 

前文链接走这儿: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Side A

其实在永夜的10年间,Prompto是经常去神影岛的,从一开始单纯地抱着“想见到Noct”的想法到后来逐渐习惯了等待的淡然,单就这方面的情绪管控能力,他认为自己还是有进步的。

 

直到那次他跟刚结束紧急任务、在回神影岛宿营地的王之剑成员在加迪纳港口不期而遇。

 

【哟,你是叫Prompto吧?】帮助其他成员把在战斗中收获的物资运上了船,Libertus和Prompto在前往神影岛的途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嗯……不好意思,请问您是?】虽然对方的制服明显地表明了他的身份,不过在王之剑队伍里除了Nyx和Crowe之外,Prompto对其他人都没什么印象了。

 

【Libertus……我的名字。】Libertus将双手搭在栏杆上,随意地看着早就是一片漆黑的天空,【你好像经常来加迪纳这边啊。】将视线收回定格在此刻明显有些窘迫的金发青年身上,王之剑成员的语气里浮现出一种与周边的紧张气氛完全相反的玩笑感,【我听我们队里的一个小姑娘说你跟Noctis王子——哦不,现在已经是国王了——跟Noctis国王陛下是高中同学?你们关系应该很铁吧?】

 

【唔……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吧……】“关系很铁”这几个字在Prompto脑中反复了几个来回,最终在嘴角形成了一个温暖的、带着怀念意味的笑容,【我第一次见陛下是在小学的时候,当时我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跟陛下说请他跟我做朋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嗯,听上去像是那个一脸臭屁的小王子会做的出来的事情。】Libertus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对吧?】Prompto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笑容有了扩大的趋势,【后来在高中开学第一天我又去试图跟陛下交朋友来着,结果居然就成功了,当时我超紧张的!因为在陛下之前我都没有什么关系很好的朋友,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吧。】

 

【开玩笑呢吧!你?】Libertus用不可思议的眼光打量着Prompto。

 

【是啊……】长出一口气,Prompto转身将双手摊开搭在栏杆上,海蓝色的眼眸中倒映出除了黑暗毫无其他内容的天空,【所以啊,陛下在我眼里是个很好的人呢……】

 

【也是……】Libertus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之前Nyx也说过,陛下虽然看上去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可他其实也是个很好的人,对朋友很尽心的;不过——】他眼神一变,拍了拍Prompto的肩膀,【陛下也是个很可靠的人啊,之前听那个黑发的神使说过,陛下现在在神影岛是在进行力量的积蓄,好像是为了对付‘伪王’……嗯,神使大人是这么说的。所以啊——】

 

【所以?】看着眼前被自己唬得一愣一愣的“小鬼”,Libertus心中那种蠢蠢欲动的“作为前辈的成就感”迅速上涨,【要相信自己的友人,而且我相信,现在的陛下肯定比之前成长了很多。】

 

【啊啦,前辈你又在这里给人家当心灵导师呢?神影岛已经到了,Cid先生让我们快点搬东西呢……】本也不长的旅途在两人的谈话中结束的格外的快,Prompto还没来得及给自己辩白几句,其他王之剑的成员就凑了过来。

 

【去去去!你们这帮小鬼!】目送着Libertus回到了队伍里跟其他王之剑成员有说有笑的场景,Prompto忍不住有些鼻酸——自从Noct被水晶带走之后,自己和Gladio、Ignis也有段时间没能聚在一起了。三人结束了各自的“修行”,Gladio留在了雷斯特尔姆协助Cor将军处理各地的讨伐任务,Ignis则是在加迪纳这边负责汇总和分析各地的情报;而自己则是跟着猎人团四处活动,偶尔碰上王之剑的成员就帮他们处理任务。看似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但实际上——

 

【还是很想念你啊,Noct……】金发青年在没人看到的角落里低下头去,眼眶通红。

 

赶快回来吧,王子殿下。

 

Side B

【Argentum大人,您怎么没去参加宴会?】此时已是EOS大陆迎来光明的第三个月了,今晚Noctis陛下首次在Insomnia举办晚宴,各国派了使者来参加;由于世界刚刚恢复光明不久,Ignis嘱咐王之剑的人还是要加强防卫,正在巡逻的Libertus小队成员Lena就碰到了独自坐在花园里发呆的Prompto。

 

【宴会很无聊啊,我宁愿去单挑暴走的贝希摩斯~】被抓包的Prompto丝毫没有“王之剑高层成员从宴会偷溜进而被下属抓包”的尴尬,看清来人的Prompto眼前一亮:【你是之前在雷斯特尔姆把我打得超级狼狈的那个——】

 

【很抱歉Argentum大人!】小姑娘吓得缩了缩肩膀,【我当时不知道您是陛下的……的……】

 

【……算了,反正当时我确实很菜啊,完全打不过训练有素的王之剑也是正常的。】虽然很好奇Lena【的】了很久到底想说什么,不过看了看她脸上越来越忍不住的坏笑,Prompto突然觉得也许自己应该换个话题,【你怎么没去宴会大厅值守啊?】

 

【Libertus队长让我们抽签选择今晚巡逻或是在宴会上护卫值守,我抽到了巡逻签啊……】年轻的王之剑成员四下看了看,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不可思议,【陛下没有跟您一起过来么?】

 

【Noct现在应该在忙着应酬那些来宾吧,反正又没有多少人认识我这个半路突然杀出的‘王之剑’,我就偷溜出来了……】随手从旁边的不知名植物上揪了片树叶在手里把玩,Prompto的表情有些迷茫,【其实我是很想拉着Noct一起出来的啦,自己在这边果然有些无聊——】

 

【那你为什么不拉着我一起出来呢?Prompto。】黑暗里突然响起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Lena更是吓得匆匆行了个礼道了声【陛下好我还有别的地方的巡逻任务就不打扰了】就用几乎是瞬移的速度离开了花园。

 

【哎!】好不容易在这里碰见一个熟人的Prompto有些不开心地瞪着从树荫里走出来的Noctis,【国王陛下也能偷偷地从宴会上溜掉么?】

 

【我跟Ignis说让他告诉那些来宾我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才偷偷溜出来的。】Noctis坐到了Prompto身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又补了一句,【而且我没注意的功夫你就不见了,我有些担心。】

 

【Noct~你已经是国王了哎,每次都把这些外交事宜丢给Ignis真的合适么……】Prompto忍不住扶额,【真怀疑你在水晶里面那10年是不是停止发育了……】

 

【喂!】刚刚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国王陛下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呛呛懵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迅速捞回了准备开溜的Prompto,【你要不要确认一下?】

 

【确认什么?唔……】在Prompto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Noctis的双唇已经印上了他的。

 

只是一个短暂的吻,两人分开之后,Noctis的额头再度抵上Prompto,黑夜里的低沉嗓音好听得有些过分,【我到底有没有停止发育啊……】

 

【……】Prompto决定以后在Lucis的国王陛下面前再也不要提“发育”这个词了。

 

-tbc-

 

从昨天到现在就睡了5个小时,冰柠檬红茶简直就是我的睡眠克星啊摔!

 

所以也不知道咋样的就把这两篇小番外敲出来了,至于Side B……木有错传说中不会开车的司机就是我【捂脸】

 

文中打酱油的王之剑奏是我在战友里创建的角色啊哈哈哈哈哈【不要脸地笑】

 

如果没啥意外的话这周末应该会再更新一篇正文

 

日常感谢看文、评论和点赞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