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12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Prompto!快起来!Noct……Noct他回来了!】迷迷糊糊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Iris的声音,沙哑里带着激动的语调,是那种他们很怀念的、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个伴随着永夜的延续逐渐成长起来的女性身上见到过的那种少女模样的口吻。她匆忙地闯进了他们在锤头鲨的临时据点,拼命摇晃着自己在不久前刚经历过与使骸战斗的疲惫不堪的身体,坐起身后他听到Iris的声音里面混进了Gladio和Ignis同样激动而兴奋的讨论:

 

【真的吗?!是加迪纳那边传来的情报?!】

 

【根据Libertus他们的回复,Noct的确已经从神影岛出发了,现在在前往锤头鲨的路上,也许还能碰到Talcote。】

 

【那小子……终于要回来了啊。】映入眼帘的是Gladio兴奋中带着庆幸的神情和低下头去似乎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自己在偷偷抹泪的Iris。

 

【是吗……原来回到了这个时间点啊……】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带着手套的左手,掌心深深的疤痕提醒着他之前的经历不是一场梦,摸索着找到了自己战斗服里的物件,Prompto安心地笑了笑——这次我会一直陪着你的,Noct。

 

庆幸混杂着遗憾的心情在见到归来的Lucis王时全部转换为了一种受委屈的孩子在终于回到家里见到父母时的释怀,Prompto很想不顾当下必须分秒必争的情境直接扑进他的王子的怀里,告诉他自己那段做梦一般的经历;在Noct面前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因为他知道Noct足够强大,对待自己也足够包容——或许说是无条件的纵容更为合适,他可以撒娇一样地冲眼前这个胡子拉碴、战斗服已经破损的有些不成样子的Noctis倾诉他的任何情绪,也可以在Noctis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好好地大哭一场告诉他自己这10年来悬着的一颗心究竟是怎样的情绪而尽管肯定会被嘲笑【都已经是大叔了还这么多愁善感】。

 

急匆匆迈出的脚步在看到身边的Gladio和Ignis听到Noctis决定马上回Insomnia时所表现出的坚定后突然顿住,他忽然想到,30岁的Prompto Argentum已经被时间和内心的那份期待推动着成为了10年前的他从未想过会成为的那种人——勇敢善战,但又能在无论多么险恶的情况下都能保持乐观,成为队伍中“元气担当”一样的存在。

 

更何况,属于Prompto Argentum和Noctis Lucis Caelum的时间本来就没有多少,现在整个Lucis乃至EOS大陆需要的是Lucis的王和他的王之剑们——所有人已经被这永不见天日的黑暗折磨了太久了,生存者目睹了太多的牺牲,从一开始的无助躲藏到如今的坚强面对,他们都不再是当年能够任性的年纪了。

 

【在想什么?】在前往Insomnia的途中,Noct突然提出要在附近的圣标宿营,于是他们四人就在离王都最近的一处圣标停了下来,Gladio去帮Ignis处理晚饭所用的食材了,Prompto正蹲在一边望着营火发愣,突然听到了背后Noctis的声音。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神奇啊,Noct居然离开了10年那么久;而我这种战斗力几乎为零的‘弱势群体’居然能活到现在,还能好好地跟我们伟大的陛下聊天,难道不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嘛,哈哈……】手指随意地在脚下的沙地上划来划去,Prompto躲闪着不去看Noctis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含着的情绪在这段时间曾反复地出现在他的梦境中:不舍、不甘却欣慰,是那种让人多看一段时间就会忍不住落泪的情绪。

 

【是很神奇啊,你还记得我们曾经在这附近的那个下水道去帮Cidney找那个车灯的事情么?当时兜兜转转地找了好久,我记得差不多熬了有两三个通宵呢~】Noct学着Prompto的样子在营火边蹲了下去,【现在想想,感觉我们一起旅行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确实……】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毕竟自己【死】过一次了,现在栖息在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是30岁的Prompto却又不尽然是……他转过脸去看着Noctis被火光映出的侧脸:未修剪的黑发有些凌乱地垂在脸颊旁、参差不齐的胡须覆满了下巴和上唇、望着火堆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辰,闪着细碎的光,仔细看上去好像是含着泪一样……

 

应该不是【好像】吧,在他望着Noctis侧脸出神的同时,他的王突然转过来看着他,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是有些犹豫,但Noctis还是开了口,【Prompto。】

 

【嗯?】他含糊着应了一声,看着Noct突然往自己的方向凑了凑。

 

【……算了。】Noctis终究还是没能舍得告诉眼前已经不再年轻的金发青年他心中一直藏着的那个想法——既然是注定不能成真的空想,就没必要说出来了——更没能舍得告诉Prompto回到Insomnia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Noct!这样很幼稚好吗!你都已经是大叔了哎!】Prompto随手抓起地上一把沙子冲毫无防备的Lucis王扔过去,脸上是20岁时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沙土飞扬的尘埃中他背过身去,脸上的笑容迅速冷却,垂在身体另一侧的手掌握成了拳。

 

他当然知道Noct要跟他说什么,无非就是同之前的决战前一模一样或者说中心思想没什么变化的那种话。

 

只是那句装模作样的告别从来就不是他想听到的,他想要的不仅仅是那样——一个恢复光明之后再也没有Noctis Lucis Caelum的世界有什么好的。

 

最后的那场决战还是无可避免地来了,他、Gladio和Ignis三人跟着Noctis在已经因为之前签字仪式告吹而惨遭战火破坏的王宫内前进,见到了坐在王座上的Ardyn,又在Noct消灭了Ardyn的躯体后被他唤醒,只剩一件事要做的Lucis第114代国王沉默不语地陪着3人到了王宫门口,随后Noctis在台阶前停住了脚步,眷恋的眼神在游移了一阵后还是停在了Prompto的身上。

 

【那么……】深吸一口气,看着王宫前的广场上再次聚集而来的使骸,Noctis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冲他们深鞠一躬,起身时他脸上是从未见过的坚定和从容【挺起胸膛,好好活下去。】

 

【遵命,陛下。】Ignis和Gladio还礼的同时Prompto却突然冲上了台阶,【Noct,我跟你一起去王座大厅。】

 

【什么?!】Noctis震惊地看着眼前神情比自己还要坚定的Prompto,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声线又开始颤抖,【Prompto,你——】

 

【还记得我曾经在雷斯特尔姆跟你说过的话么?】伸手过去隔着手套握住了Noctis握成拳的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陪着你。】

 

【但这次不行,Prompto。】狠下心不去看面前那张自己在水晶里反复回忆起的脸,Noctis试图用另一只手去掰开Prompto握得愈发紧的左手,【我不能——】

 

他不能让Prompto看到那个时刻,更不愿意那个时刻成为包括Prompto在内的另外三人心中的阴影,这是他身为天选之王的使命,更是从过去到现在Lucis的王理应向所有在黑暗中奋战的人们献出的最好的嘉奖——迎回黎明,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从Regis的阵亡,到Luna的逝去,再到他踏出神影岛遗迹时看到的满身伤痕却眼神坚定的王之剑……曾经他以为能够永不消逝的庇护者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他的面前。血淋淋的现实粉碎了他所有关于逃避的幻想,也是时候给那些人们一个交代了。

 

这是Noctis作为天选之王的选择,也是他应该背负的使命,但不是Prompto的。

 

【Noct一定很想知道吧……我从高中时候就开始隐瞒的秘密……】台阶下,Gladio已经挥舞着大剑冲向迎面而来的铁巨人,Ignis也凭借着这10年锻炼出来的警觉和敏捷与另一波使骸战斗在了一起,Prompto的声音在交战中听上去有些不真实。

 

【秘密?】被Prompto拉着向王座大厅前进的路上Noctis突然想到了16岁时他们在王座大厅外的那次现在看来无比幼稚的争吵:当时他因为被Prompto那段时间莫名的搞失踪而气的够呛,终于没忍住在Prompto结束外出采编任务时在王座大厅外发了脾气——但直到现在他都没能搞清楚Prompto那段时间的失踪究竟是在搞什么。

 

【我啊……曾经死过一次哦……】两人的脚步停在了王座大厅的门口,Prompto低下头去,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在死之前,我看到了Noct坐在王座上,身体被Lucis历代王的幻影剑打中——】他抬头看着面前因为泪水而变得模糊不清的Noctis震惊的神情,【我当时就想,Noct不痛么,为什么不躲开呢?为什么天选之王的使命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实现呢……这样对Noct不会太残忍了么……】

 

【Prompto……】看着面前的人,Noctis的喉咙仿佛被攥住了一样,刚才听到的话虽然荒诞但却确实地道出了他接下来要完成的最后一件事。

 

估计会很痛吧……Noctis苦笑,伸手拭去Prompto的泪水,【可我是天选之王啊。】

 

【那Noct就去做你想做的事吧。】Prompto伸手从上衣口袋中拿出了那个物件递到Noctis面前,【只是,让我陪你一起。】

 

【这是……!】Noctis低下头去看了看躺在Prompto手心里的、像是怀表一样的物件,只一眼他却在这其中感受到了历代Lucis之王的灵魂之力,13位幻影剑持有王的力量与右手中指上的光曜之戒相互共鸣,在小小的空间里激荡起了他再熟悉不过的水晶之力。

 

【用生命之力,换取天选之王完成使命后的存活。】两人一起进入了王座大厅,目送Noctis走上王座、召唤出历代王的灵魂,Gentiana的话语在Prompto耳边回响,他摊开手心,容纳着诸王之力和自己血液——他的生命力——的圆形物件发出耀眼的银白色光芒,而本应随幻影剑的创伤全部进入Noctis体内的诸王之力却随着一次次的攻击被Prompto手心的物件吸收去了一部分;然而随着力量的聚集,Prompto的身体再一次出现了那些细小却难以计数的伤口,鲜血伴随着银白色的光芒喷薄而出,融入大厅内黑色的地毯。

 

【唔……】Prompto回过头去,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上浮现出安心的笑容。

 

【看这样子……是成功了呢,Noct~要好好地活下去啊……】黑暗再度袭来,金发青年支撑不住地倒了下去,胸口没有了任何起伏。

 

【Prompto!】王座上的Noctis只来得及看了Prompto一眼,随后他的眼前就被水晶的光芒笼罩。

 

【哟,这不是国王陛下嘛;等你很久了,Noct。】睁开眼睛,Ardyn扭曲崩坏的面容映入自己的眼帘,【不知道陛下你看着心爱的人活生生地倒在面前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闭嘴!】心头火起,Noctis愤怒地聚集起水晶之力向Ardyn的灵魂攻击而去。

 

【呵呵,有Lucis最后一代国王和他的爱人给我陪葬,也是很值得的哦~】纵使因为不敌Noctis的攻击而倒下,Ardyn刺耳的笑声却久久地回荡在水晶内的空间,带起的回声仿佛一只只虫子蚕食着Noctis的心。

 

【Prompto!】既然自己的灵魂是因为被诸王之力而重创了肉体得以进入了水晶,想必Prompto一定也在这里吧……虽然是灵魂,可只要他在就好了……

 

【求你们……让我再见他一面……】不顾自己已经开始焦化的身躯,Noctis掩面低泣,向面前的虚空祈祷。

 

眼下EOS大陆的危机已经化解,他所盼望的黎明已经到来,可是这一切Prompto注定跟自己一样看不到了——明明是他最想要保护的人,却落得与自己一样灵魂消亡的结局……

 

【Noctis殿下。】久违的柔美女声在耳畔响起,他抬起头,面前被鹅黄色光芒笼罩的身影正是Lunafreya。

 

【Luna!你怎么在这里……】看着微笑着向自己缓步而来的神使,Noctis一时有些错愕。

 

【在奥尔缇西的时候,我曾把我的部分力量转入了Ardyn的体内,本意是希望用我的神使之力去净化他体内的星之病,只是——】金发少女停在自己面前,低下头去,脸上的表情是浓浓的不忍,【他体内的邪恶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而我作为神使显然还未能具备与这种力量抗衡的能力,没能及时地制止住Ardyn的阴谋,真的是对不起。】

 

【不,Luna,你为我做的已经太多了,而我甚至都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你,该道歉的人是我……】内心的悔恨与无力再度一涌而上,10年前的那场仪式仿佛还是昨天的事,Luna被Ardyn刺中的那一幕和Prompto不支倒地的一幕交错着在Noctis眼前重现,【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都一样没用!从前保护不了你和老爹,现在保护不了Prompto……】

 

【请不要这样说,Noctis殿下。】Luna将手掌笼罩在Noctis已经开始焦化的右手臂附近,随着鹅黄色光芒大盛,Noctis惊讶地发现手臂的皮肤竟然恢复到了正常的样子,【说起来,Prompto也是很伟大的人呢,不是什么人都能作出这种决定,用自己的灵魂和生命力做交换来保护Noctis殿下~】

 

【这么说……Luna你知道Prompto在哪里么?他的灵魂也进入了水晶么?!】从神使的话里捕捉到了关键信息,子夜黑色的眼眸迸发出明亮的光。

 

【很遗憾,因为这只是一次交换,Prompto的灵魂并没有资格进入水晶内的空间。】Luna摇了摇头,收回了手掌,【至于Noctis殿下想知道的事情,Gentiana会告诉您的。】

 

【什么?!】Noctis的话还没问完,熟悉的银白色光芒再度袭来,吞并了眼前Luna的身影。

 

【王子殿下回到现实世界了么?】伴随着一道低沉的男声,身着王之剑制服的Nyx来到了Luna身后。

 

【是啊……希望他能找到Prompto。】转过身的Luna面对Nyx,脸上的笑容不再只是方才面对Noctis时的从容,还多了几分羞涩,【Nyx Ulric,你知道我最庆幸的决定是什么吗?】

 

【愿闻其详,Lunafreya殿下~】弯下身行了个礼,身经百战的王之剑脸上浮现出了难得一见的羞赧。

 

【就是用我余下的全部力量交换了你的存在。】

 

【……叫Nyx就好了,Luna。】

 

-tbc-

 

啊我终于把这一部分写出来了!答应乃们的普肯定会活下来的!接下来让我想想怎么拼凑我余下的脑洞~【被打死】

 

以及Luna和Nyx这对我也好萌啊肿么办!

 

明天迫不及待地要玩Ignis的DLC了!

 

日常感谢看文、评论和点赞的小天使们【鞠躬】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