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纵无关风月 却只为真心——记古剑电视剧越苏CP

一直就说古剑完结之后要写一篇越苏的评价,昨晚11点45关上电视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躺下来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主演们更新的内容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结束了。就像四年前的冬天看着电脑屏幕上悭臾带着百里屠苏和风晴雪从蓬莱废墟的上空掠过。屠苏散魂、晴雪掩面低泣,当时真的是一箭穿心的感觉,难过的要死;然而四年后的昨天,当看到屠苏和晴雪死别时我没有哭,却在千觞捧着焚寂回到渡口,陵越看向渡口外那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接受的眼神,仿佛希望上苍能给予一个奇迹。一直到三年后已经成为一派掌门的陵越将剑穗还予芙蕖,自己在天墉城的天阶前等待着屠苏归来。。。

那个瞬间,曾经在游戏通关时体会到的一箭穿心的感觉又来了。然后我又一次哭的不能自已。

其实作为玩过游戏的人来说,当时知道古剑拍成电视剧的时候本来没有想过要这么关注,因为游戏拍成电视剧势必意味着要改变许多在游戏中对于玩家来说十分有爱的细节或者是剧情;然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电视剧毕竟是改编,不可能做到完全还原(吐槽也只是为电视剧增加热度而已反正电视剧面向的又不仅仅是二次元)。看到古剑第一集可以说完全是个偶然。当时由于大半夜的楼上的装修队还在辛勤地劳作(搬家真是太明智了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于是点开了优酷,然后在首页轮播看到了古剑首播的推送,然后就点了进去——然后就过上了每周翘首以盼的日子一直到这星期古剑完结。

。。。上面那段好像跑题了。

我也说不出来到底为啥在古剑电视剧这个(随便把哪两个男角色推出来都有一些或多或少的CP感)的电视剧里面越苏突然就戳到了我的萌点,要知道当年玩游戏的时候我可是非常坚定的苏雪党。但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越苏已经成为了我追剧的全部动力(啊这么想想为了上线时间不那么长的戏份追着看完了整部剧感觉自己还是挺萌的)。

也许是因为开头那两集少年陵越对小屠苏发自内心并且毫无芥蒂的关怀。
也许是因为长大后屠苏只会在陵越面前有少年心性。
也许是因为在屠苏不得不离开天墉城后陵越自责而心痛的眼神。

说起来,当剧情进展到屠苏初到琴川,陵越寻到他但屠苏却不愿意跟师兄回天墉城时,我没有怨过屠苏;但当屠苏对陵越说「这里的人都对我很好」时,即便他说的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即便他确实在琴川收获了比在天墉城时来自更多人的关心和温暖,我还是忍不住了。

琴川的人对你好,那你的师兄呢?将近10年的陪伴,他为你做的比琴川这些人为你做的,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吧?你这么说,不怕一片真心待你的师兄难过么?你没有看到他屈膝一跪坦然地说出「那我就替屠苏给肇临抵命」的无怨无悔,若是你得知,屠苏,你又会怎么想?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电视剧中屠苏成长的开始,的确也是,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都有那么一个必经阶段:离开家,离开那个自己从小到大最为熟悉的地方去独自面对外面的风霜雨露。唯有这样,一个人才能真正意义上地成长。

但是屠苏啊,你确实在成长着:你想到了少恭,想到了他一心想要复活爱人寻找玉横的心愿,也想到要关心晴雪,在她为你煎药手被烫到时不由自主地露出紧张的情绪,那么那个从小到大护你疼你的人呢?只是因为他带来了「我要带你回天墉城」的讯息,你就要这么毫不顾及他的感受?(啊啊啊怨念附体了我)

曾经在别的地方看到过一句话:越苏之间,屠苏对陵越是依赖,而陵越对屠苏则是本能。随着年岁渐增,依赖会慢慢淡去,本能却不会。

陵越待屠苏,纵使无关风月,但一颗真心昭然若揭。

铁柱观中,明知道自己的力量决计不可能与狼妖抗衡,陵越还是毅然决然地第一个下水去迎战狼妖,理由很简单——因为此事因屠苏和陵端争执而起,责任由我一力承担。

不由得想到了家人,在你闯祸的时候,家人们多多少少总是会训斥,但面对外界的时候,他们总是下意识地给你提供保护。

这样一个陵越,在屠苏一次次地明里暗里表示了「我不想回天墉城」之后还能依旧承担起家人的责任的陵越,在任何时候都能把屠苏的安危放在第一位的大师兄,如何让人不关注,如何让人不心疼。即使后来不敌狼妖,眼睁睁看着自己师弟以一己之力与狼妖战斗而自己却不得不回到岸上时,他依旧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个。(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当时的字幕没有给出,但依然看到陈等等的嘴形在念着「屠苏」。不得不说陈伟霆对于陵越这个角色的揣摩其实还是很到位的,至于被很多人吐槽的加戏和台词乱入问题。。。只能说编剧的逗比大家都驾驭不住-_-#)

后续的剧情发展中,除了毫无保留地给予保护,陵越对屠苏毫无条件和不求回报的信任也是最让我动容的一点。可以说哪怕直到最后,他都是那个最懂屠苏的人,在得知雷严就是当年乌蒙灵谷事件的主谋(之一)时,是陵越及时地用一句虽然不很重但却一针见血的劝阻制止了本来可能再次在煞气暴走下失去控制的屠苏,转而提出由自己和千觞前去青玉坛探信;在知道屠苏想用可能完全不能实现的办法复活母亲时,陵越也没有过激的反应,只是向屠苏表明了支持,并欣慰地感叹「屠苏长大了」。

然而到最后的阴谋揭开,当领悟到屠苏是被这样的阴谋推动着快速成长并且有了自己的决定回到天墉城解除封印打算前往蓬莱与欧阳少恭决一死战时,最不能接受的也是陵越。

渡口送别,陵越伸手扶住屠苏的手臂止住他接下来的话,那个眼神里包含的是了然和信任——不管最终结局怎样,师兄总是相信你的。

但当屠苏登上船回望时,却再也捕捉不到师兄望向他的眼神。因为他的师兄害怕了,他怕再多看一眼,强撑的坚定和信任就会崩溃。解开封印意味着什么,陵越比谁都清楚。所以他不忍,一眼竟成永诀。

蓬莱一战,屠苏散魂,永世不能入轮回。当那把与他短短一生相辅相成的焚寂带着他的气息回到渡口时,陵越那个包含着不忍和难以置信的眼神最终让我落了泪。

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此生无缘,来世也再寻不到他的踪迹。如果屠苏还能够转世,我想陵越就算是拼了命也会修成仙身吧。

但也只是如果,事实血淋淋地摆在他面前。三年后的后山,看着阿翔,陵越的一句「你知不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呢」,是在自问吧,那个不能接受事实的人,那个一心盼着屠苏能回来的人,分明是你啊。

在古剑游戏的DLC天墉旧事里,当眉间同样有一点朱砂的玉泱抬起头与已经成为掌门的陵越对视时,我没来由地哭成了傻子。

无论执念如何深,无论思念如何刻了骨入了魂,那个他一直疼爱的师弟终是回不来了。

其实游戏的第二结局中,900年后,晴雪借助辟邪之骨终是复活了屠苏,但那个屠苏在我看来已经不是先前的百里屠苏了。(所以我就把第二结局无视了OTL)

但陵越终究没能等到那么久。

后山静坐,满百岁而仙逝。

最后还是没能等到屠苏,就带着这么一个泡沫般易碎的空想,他过了这么一辈子。

「可知约定终不负执剑之位只为你留,可知即便历尽起落沉浮心还仍依旧,可知宁携执念弃仙缘红尘无法看透」

弃一世仙缘,图一个执念,我想陵越终是不悔的吧。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