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终极一家-修寒-wing-chapter1

铁时空
时间是终极铁克人夏天一行与火焰使者大战归来,随后打开了时空之门救出了雄哥的大团圆之日。
夏家客厅
“老母达令!”眼前是自己生死未卜外加多日不见的母亲,平时胡闹惯了的夏美也忍不住扑上去跟雄哥来了个熊抱:“我很怀念你的料理哦,但只限今天~”
  “是啊老妈,我、妹还有老哥都很怀念你……的料理哦!”看着在自己以及一众人努力下终于得以回到家里的老妈,夏天眼眶有些微微的泛红。
  “哎哟,都成了终极铁克人了还这么撒娇…”嘴上这么说着,雄哥的泪水也早就忍不住地布满了整张脸,连忙低下头在脸上胡乱抹了两把又抬起头:“老妈去煮东西给你们吃哦。”
  “雄哥,你刚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我帮你打下手吧~”势利鬼夏宇在两个弟妹的眼色示意之下无奈而又带了几分欣喜地冒着被毒死的危险跟着自家老妈进了厨房。
  “哇哦,我说这怎么这么热闹啊……哎,小宇不错哦,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不是!这么孝敬你老妈哦~”正说着,叶思仁带着寒和兰陵王走进了客厅,收到自家老婆的眼神警告,赶快转了话头。
“小兰兰你来啦~~~~~~~~~~~~”看到兰陵王夏美立刻没有任何形象外加犹豫地扑了过去,拉着兰陵王的衣袖不撒手。
  “老爸,兰陵王,寒——”夏天赶快迎了上去,“刚正想打电话通知你们老妈回来的消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知道了啊。”
  “嗯,是修打电话告诉我们的。”兰陵王微笑着点了点头,“大少爷,夏天,恭喜你们,终于一家团聚。”
  “哎,兰陵王,你这句恭喜应该送给整个铁时空才对!那个什么——劫后重生对不对?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没办的喜事赶紧的办一下啊?对不对呀雄~~~~~~~”死人团长唯恐天下不乱的凑到厨房门口对着雄哥乱抛媚眼。
 “好闪!”阿公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茶几下的房间里钻了出来,冷不丁看到叶思仁同学媚眼乱飞的情景,夸张地“晕倒在地”。
 “爸!都几岁了还跟孩子们不学好!”雄哥端出一盘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吃东西的东西走出来,放下菜对阿公叉腰道。
 “我哪里有不学好!不学好的分明是你那个死人吧~”阿公从方才的“垂死状态”恢复过来,又继续作呕吐状,吐到一半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看着一旁站在一起的夏天和寒两眼放光:“不过说到办喜事哦,我们不如先给我的金孙办喜事哦~”
 “阿公,你是在说小兰兰和我嘛?哎哟不要这么直白的啦,人家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呢~”花痴状态全开的夏美显然误解了阿公的意思,两手捂在脸颊旁作害羞状;而一边的兰陵王已经是满头黑线了。
 “夏美!你脑袋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阿公不是说你和他啦!是我们铁时空的终极铁克人和未来的终极铁夫人——寒啦!”夏宇端着剩下的菜从厨房走出来,一边甩了花痴美一个白眼。
 “办喜事?”门口三道声线传来,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好吃的灸舞盟主带着修和a chord又一次来蹭饭了。
 “阿公,你刚才说——给夏天和寒办喜事哦?”a chord脸上还是一副惊呆了的表情。
 “对啊,之前不就是因为你这个死人——”阿公在沙发上坐下来指着此时一脸无奈被迫立正站好的叶思仁“——搞出来的乌龙!什么私生女!要不我都能抱上重孙啦!”
 “阿公——那个,我高中都还没毕业,谈这个会不会太早了一点啊?”夏天看了一旁低头不语却一脸娇羞的寒一眼,憨憨地笑了。
 “那就先订婚好了,等到夏天你考上大学你们再办喜事。到时候就是双喜临门了。”从刚才进门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修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随即看了夏天和寒一眼,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移开了目光。
 “靠!”a chord早就暗暗地在内心里咆哮开了:“我说伟大的呼延觉罗·修先生啊!你可真是高风亮节到终极境界了哦!现在时空危机已经解决,你连争取都不给自己争取一下哦!”
 “修的提议也可以考虑一下啦~各位,不如我们先坐下来吃饭吧~”雄哥招呼道。
 “好啊好啊,哇,雄哥,你今天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哦!”好吃鬼灸舞小盟主一看到吃的顿时抛弃了自己伟岸(?)的领导者形象凑到了餐桌旁边,一副谁要跟他抢吃的他就要把谁呜拉巴哈了的样子。
“对哦,我太久没下厨,今天做的不知道合不合盟主你的胃口哦……”雄哥一听到灸舞的夸奖顿时喜上眉梢,跟着走了过去。
 “嗯,吃饭吧~”大概是真的跟雄哥——的终极料理太久没见了,众人也好像对它奇特到不行的味道暂时免疫,也一起围了过去。

“呃,那个——修?”正要跟过去的修听到背后的声音,顿了顿,还是转过头去微笑着看向寒:“怎么了?”
 “我最近好像觉得——算了,一定是我出现错觉了。”寒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看修又低下头去思索着什么,最后摇了摇头又冲他抱歉地点点头,随即绕过他走到了夏天的身旁。
 “寒……是发现了神风匹克的事么……”修有些心不在焉,没发现一枚凭空出现的锐利银针正穿过空气冲他而来,再有那么两秒的距离就要到达他的身前——
 “危险!”就在修出神之时寒持着惊雷瞬移到了那枚银针飞来的方向,鼓棒与银针相交时发出“锵”的一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什么人?!”眼见差点儿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袭了自己的铁克禁卫军首席战斗团长,灸舞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沉声低吼道。
 “等下——这枚针——”正戒备着的a chord看了看此时被修捡起拿到眼前端详的银针——那是一枚通体散发淡橙色光芒的银针,尾端与其他的针不同,分开向两边伸展,有些弯曲的样子——“这不是——”
 “嗯,是她的暗器。”与a chord做了一个短暂的眼神交流,修直盯着门口道:“你又闹什么!”
 “哎?”作为夏家智商最高的人,夏宇马上回过神来:“修,a chord,你们是不是认识这枚银针的主人?”
 “岂止是认识,简直就是个小祖宗——”a chord不知想到什么居然还十分夸张地抖了两下。
 “哎?你叫我祖宗我可不敢应哦!和弦哥哥!”一道带着点稚嫩的声音,旋即一个短发女孩儿在门口探头探脑道,“哥,你反应能力下降了哦!刚才在想什么啊~”
 “你还敢说哦,对你自己亲哥哥下手都那么狠!”a chord冲过去半暴力半亲切地把那个女孩子揪了进来。
 “哇!不要捏我的脸!会变形的!”女孩儿一把把a chord的爪子拍开,走上前讨好地冲修笑了笑:“哥~”
 “不好好地跟着你师父修行跑出来干什么?还是要我通知戒他们把你送回本家去?”修抱着双臂看着面前只到自己胸口的小丫头,好看的眉顿时皱在一起。
 “咳咳……虽说打断别人谈话很没有礼貌,但是修,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是你——妹妹?”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短发,齐刘海包子脸,一身黑白色系的装扮,雄哥语气里带了三分惊讶三分震惊四分赞叹——瞧瞧人家呼延觉罗家的女儿!再瞧瞧我生的——不由得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冲一旁只顾着愣神的夏美看过去。
 “抱歉,她叫呼延觉罗·翼,是我妹妹;小翼从小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跟着她师父在铁时空别的地方练习异能,很少跟其他人见面。”修看了看自己的妹妹,又关切地看向寒:“寒,你刚才没受伤吧?”
 “寒她没事啦——不过刚才真的是好险哦,小妹妹,你身手不错嘛~”夏天早就拉过寒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确认她没事之后又笑着看了看此时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小翼。
 “过奖啦!我只是为了试探我哥的反应,想不到他那么笨都没能察觉到,哎……真无聊!”挫败地斜了自己那个依旧没什么表情的哥哥,小翼又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凑到了灸舞面前:“你就是那个带领大家度过了火焰使者危机的灸舞盟主呀?”
  “你知道的很多嘛小妹妹…”危机解除,灸舞小朋友又十分没有形象地坐下去继续大吃特吃起来。
  “嗯……长得也没有什么跟正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嘛……”呼延觉罗小姐这句话一出口成功引得屋内众人一片冷汗如雨下,“那个,小翼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什么?”a chord终于忍受不了这丫头有一句没一句的无厘头了,清了清嗓子,“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你师父这么好脾气就放人了?之前去见他的时候可是凶得很。”
  “我偷偷溜出来的嘛……趁着师父不在的时候~”小翼小心翼翼地看了一旁似乎马上要爆发的修:“哥,我没地方住了……所以最近能不能去你那里住段时间?”
  “你干嘛不回本家住?”修皱眉道,“你师父回去发现你不见了也会着急的吧?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做事这么没轻没重的——”
  “停!”小翼捂着自己的耳朵几乎是以瞬移的速度退到了饭桌的靠窗一边,差点儿还把此时正站在窗口的夏宇撞倒,“我是来投奔你的不是来听你唠叨的!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的话——嗯,我看这夏兰行德家的地板还挺干净,雄哥阿姨,我可以在这里打地铺住两天嘛~”一边说这丫头还一边讨好地冲雄哥和阿公笑眯眯。
  “当然可以啦!我说修哦,你们呼延觉罗家的基因真是好哎!你那里要是不方便的话,尽管让她在我们夏家住好了~我做主了!”阿公也笑眯眯地看了看小翼又看了看越发无奈的修。
  剩下的众人也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这个小丫头凑到阿公身边左一句“夏流阿公最好了!”右一句“我最喜欢夏流阿公了!”的,而夏天身边的寒同样是笑意盈盈地瞄瞄小翼又瞄瞄修,完全忘记了似乎还有什么更不对劲的事情——

“不对啊,小妹妹也是呼延觉罗家的人,为什么你看到寒不会有要开打的冲动啊?”夏天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正看好戏的众人也回过味来。
  “大概是因为之前搜魂曲改变了寒的体质吧……”修顿了顿才淡淡地答道,“阿公,雄哥,毕竟小翼是我们家的孩子。就不打扰你们了,吃完饭之后就让她跟我一起回去好了。”
  “哎?好吧,小翼哦,以后要常来我们家哦…雄哥阿姨做好吃的给你!”一群人顺利落座,雄哥夹起一大筷子她的魔鬼料理放到小翼面前的盘子里,脸上的笑容都快堆不下了。
  “喂!老母达令你要不要这么偏心啊我才是你女儿哎!”看到这个冒出来还不到半小时的小丫头瞬间跟自己老妈打得火热,夏美有些不平衡地嘟起了嘴,不过她的不满马上就荡然无存了;和事老兰陵王同学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夹了满满一筷子夏宇最拿手的红烧肉放到她碗里:“夏美,你吃。”
  “哇塞!小兰兰!!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夹菜给我吃哦~”花痴美一脸得瑟地埋头吃了起来。
  “呃……这个兰陵王对付这个花痴姐姐还真是有一套……”小翼暗暗想着,一边和坐在自己身旁的achord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随后两人继续插科打诨起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寒不愧是韩克拉玛家的女战士,刚才反应还真是迅速哦…”差不多吃饱了的小盟主想到方才的场景,暧昧的眼神在修跟寒之间转来转去,反正夏天那个单纯的要死的小子也看不出来!
  “没有啦,就……就刚才我正好站在离修不远的地方就——”寒看了看修的位置,意外地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脸颊一热,赶快低头假装吃饭。
  “对了哥——”小翼终于想起了正题:“我到底可不可以去你家住啊?”
  “……算了,你想来就来吧。不过事先说好,虽然住在我家我可没有伙食养你。”看了看周围一众人居然是一副整齐的“修你如果再不答应这么可爱的妹妹的要求就太没有天理了!”的表情,修无语,撇撇嘴只好答应了。
  “耶!哥万岁!”小翼不顾自己手上还拿着筷子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于是筷子上沾着的菜汤瞬间飞的满天都是——
  “我说小翼小姐啊!你可不可以注意一下啊!好歹你也是呼延觉罗家第二继承人,能不能跟我们的修大师学一下啊!看看人家那气质——再看看你——啧啧,呼延觉罗家的祖坟上怕是在冒黑烟咯!”a chord继续发扬毒舌精神,与呼延觉罗小姐战斗到底。

“嗯~~?”小翼一道目光飚过去a chord同学瞬间举白旗投降:“啊哈~夏宇最近手艺又见长哦,这汤真不错!”小姐你果然是跟修大师一个妈生出来的!这“修氏死光”尽得你哥真传啊!
  “啊……过奖过奖,大家快点吃饭吧!等下吃了饭还要去金时空帮我们的分身恢复异能呢!”夏宇迅速打圆场,于是一群人继续风卷残云中——
  “哥,我跟你们一起去金时空好不好啊?你说的那些好兄弟我一个都没见过呢~~”帮助夏宇洗完了碗筷,小翼走到站在沙发旁的修身边,摇着自家老哥的手臂一副撒娇的模样。
  “我们去金时空是去执行任务的,这——”修求救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灸舞。
  “呃,没关系啦!既然现在时空危机已经解决,大家就当是去金时空玩的就好,不要拘束嘛!”贪玩的小盟主很显然曲解了修大师的求救目光,小手一挥,十分豪迈地答应了。
  “哎?小妹妹也要去?”已经准备好的夏天带着寒从楼上走下来,一脸好奇的问道。
  “哇小哥你跟寒要不要这么形影不离的啊!小兰兰人家也要整天都跟你在一起嘛,你带我去金时空好不好好不好嘛~~~”夏美一副被闪到的样子凑到已经站在门口准备出发的兰陵王身边,花痴指数继续爆表中。
  “我说妹妹啊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这穿越时空之门所需要的异能指数必须在8000点以上啊,你的异能没有那么高深啦!你跟寒就陪着老爸回去老屁股看店好不好啊?”看着兰陵王的袖子都快被夏美拉下来了,叶思仁义无反顾地出马平息了夏美熊熊的花痴之火。
  “那,夏天,我就跟死人团长还有夏美先回老屁股咯~你早点回来,路上小心…”寒甜甜地冲夏天笑了笑,突然注意到夏天身旁的修一脸异状:“修,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啊?我,我没事——”当场被发现的修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转身跟在盟主和夏天的身后出了屋门。
  “没事干嘛那副表情——”寒碎碎念着也跟在死人团长的身后出了门。
  “哎……修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哦~这呼延觉罗与韩克拉玛两家可是世仇,怎么偏偏是他摊上这段孽缘——”雄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叹了口气。
  “雄哥,你在说虾米哦?”正准备回房间午休的阿公听到雄哥碎碎念,抬起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没事啦爸;对了,你还真的要给夏天和寒这两个孩子办订婚哦?”雄哥一边扫地一边问。
  “是有这个念头啦,之前夏天不是为了寒才压制住鬼龙嘛;不知道怎么回事哦,我最近心里有些不安哎,总觉得我们铁时空这样平和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阿公难得严肃地坐下来摸了摸下巴,“你看看外面的天象,时阴时晴时好时坏的,这些事都说不准的;而且哦,我总觉得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跟呼延觉罗家那个小丫头有关系!”
  “小翼啊?”雄哥一副惊讶的样子抬起头又笑着摇了摇头,“爸你在说什么啦小翼还是个小孩子哎!”
  “咱们家夏天不也还是个孩子嘛,还不是成为了终极铁克人还帮着解决了这次铁时空的危机!火焰使者哎!异能指数那么高!这些孩子们还不是靠着自己的力量拯救了整个时空!而且哦,我在惊典上看到过,这呼延觉罗家的继承人身上可都是有着了不得的特殊异能呢!你看修就知道了啊!”
  “好啦好啦算你说的有道理!赶快去睡觉了!我要出车去了!这么长时间没回来都不知道车队里那些人怎么样了……”雄哥一边嘀咕着一边穿外套。
  “还能怎么样哦~老板不在家天天都放假啦!哈哈哈哈哈!”阿公的正经时间结束,继续抽风中……
  “爸!!!!!!!!!!!!!”一声怒吼,夏家门口顿时飞起满天惊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