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终极一家-修寒-wing-chapter2

            时空之门
  “小翼,你是第一次穿越时空之门;这里面有很多的乱流,要小心不要被卷进去,而且要看好自己随身的东西——”几人来到时空之门所在的密室,修把小翼拉到一边正细心叮嘱着,果不其然地收获了呼延觉罗小姐不耐烦的一个白眼:“哥,这几个人里面也就只有你经常来去各个时空吧,再算上那个兰陵王,你干嘛就揪着我一个人不放啊?”
  “拜托,那当然是因为你是我们之中年龄最小的啊,所以最容易出乱子啦;修看在同宗的面子上不会那么直白地讲清楚的…哎,没办法,烂好人一个,走到哪里都是这样咯~”a chord大大咧咧地蹭了过来拍了拍自家队长的肩膀。
  “哎?好吧……那——烂好人老哥,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么?”小翼眼珠一转,紧接着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看向此时因为a chord的直白顿时有些错愕的修,大大的眼睛里分明是几分看好戏的神色。
  “……没有了。”看样子修大师着实被a chord方才一番话噎得不轻,所幸要交代的也就那么多了,白了此时笑得吭哧吭哧的一大一小两个活宝,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叮嘱夏天了。
  “……就是这样,夏天。我刚才讲的你要牢牢记住,控制好自己的意志和异能;尤其是现在只有我们铁时空化解了善恶两方的异能行者斗争的情况下,魔界正对你这个终极铁克人的一举一动虎视眈眈;你的异能是我们的关键,保护好你自己。”一本正经地讲完这些话,修扭头看向此时仿佛一番平静的时空之门——“我们准备出发吧。”
  “等一下!”兰陵王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祭出拦灵斩瞬移至时空之门旁:“这里面好像有魔气很强的异能行者,而且你们看拦灵斩——”
  “拦灵斩?”其余五人冲兰陵王手中那柄极富灵气的武器看过去——只见此时兰陵斩正不断散发出耀眼的蓝色光芒,由于时空之门所在的密室十分阴暗,因此这光在这不大的空间里显得十分诡异。
  “大家备战——”关键时刻,作为盟主的灸舞迅速下达了命令,a chord和夏天也分别拿出了鬼战音叉和铁克无极,而修则以最快的速度瞬移到小翼身前:“小翼,你——”
  “少瞧不起人!不管怎么说我也姓的是呼延觉罗!跟你呼延觉罗·修一样是终极铁克人的守护者!更是一个不会躲在他人身后受人庇护的战士!”小翼迅速地拿出翼尾针,俨然一副备战姿态,“本小姐可是有你们都不具备的异能呢!就算你们都是男生,也不见得比我这个女生能打!”
  “呵…好大的口气——”正当众人被小翼这番话震惊的说不出来话的时候,一道有几分熟悉的低沉声线从门后传来。接下来不过一瞬间的工夫,刚才还守在门旁的兰陵王被一股异常强悍的异能扫到一边,拦灵斩脱手飞出到几米开外。
  “怎么是你?!”当看清来人的面目之时,除了从未与他见过面的小翼,其他人都大大的吃了一惊——来人正是曾经被叶赫那拉家老掌门从铜时空唤来企图用卑鄙手段陷害夏天的魔化异能行者Zack!

“怎么可能……你不是被夏天打回铜时空去了吗?!”众人马上围在此时笑得有几分诡异的Zack身边,修更是出于自觉把小翼牢牢地护在身后。
  “被这个蠢材夏天?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当时他夏天不过是凭借那个雷属原位异能行者过渡到他身上的那股强大异能才刚好能够赢过我,更何况——”四周环视了一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有本事就攻上来啊!就怕你们伤到我Zack一分一毫,这夏天也会跟着受伤吧?拯救了时空危机的大英雄?哈哈哈哈哈!还不是与我这个魔化异能行者息息相关的窝囊废而已!”
  “废话少说!Zack,你到底来铁时空干什么?!该不会是又受了哪个家伙的指使吧?”虽然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嚣张狂妄的家伙立刻击垮,可偏偏他说的正对上大家的死穴。A chord迅速持着鬼战音叉护到夏天身前,恨恨咬牙道。
  “我做什么事随我高兴!需要你们这一群唧唧歪歪的白道异能者来管么?呵,可笑!”Zack冷冷一笑,一抬手向a chord击出一股异能;好在a chord个子小反应也快,迅速一闪身躲了过去。
  “哥——”小翼偷偷拉了拉修的衣角,传音入密道。
  “怎么了?”修此时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Zack的一举一动试图捕捉破绽,冷不防听到妹妹的声音自然是吓了一跳。
  “你们拖住这个家伙一小下,我去看看兰陵王怎么样——”落下这句话,小翼不管自家哥哥讶异的眼神,“神风隐,呜拉巴哈——”随即瞬移到兰陵王身边:“兰陵王,你怎么样?还能站起来么?”
  “我……我还好……只是全身没有力气……连凝聚异能都很困难……”兰陵王试着运转体内异能发现却是徒劳,只能小心翼翼地挪到一边的墙角坐着。
  “嗯……”小翼皱了皱眉,随即拉起兰陵王的左手与自己右手掌心相对,将一股淡橙色的异能气流缓缓输入他体内:“你现在再试着运转异能试试看——”
  “这——”兰陵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异能居然能较为顺遂地运转了,忍不住惊讶地看向空气中小翼的方向:“小妹妹,你怎么有这么奇异的力量的?就算是黠谷医仙都不可能做到仅仅凭借异能医治好伤口——”
  “哎呀别跟我提你们叶赫家那个半吊子的老顽童~”小翼解除了隐身术调皮地冲兰陵王笑了笑:“喏,你的拦灵斩~”两人将目光投向另一边,只见灸舞、修、夏天和a chord已经与Zack战斗在一起,只是投鼠忌器,几人出手虽然凌厉,却不敢对他发出致命的攻击性异能。
  “真是无聊啊……不如我直接解决了你们这一群人好了……”Zack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手心向上,熟悉的红色光芒出现,鬼灵焰火球在他手上熊熊燃烧起来。他狞笑着逼近此时明显落败下来的众人:“受死吧!”

“怎么可能……现在夏天是终极铁克人,异能明明比你强出许多,为什么鬼灵焰火球在你手上不会减弱火势反而会越烧越旺?!”四人皆因体力不支而瞬间倒地,看着一旁体力和异能似乎流失的更快的夏天,修忍不住出声问道。
  “愚蠢啊;这一次的鬼灵焰火球可是被设计来直接吸收敌人异能为我所用的,而且——哈哈哈哈——它可以帮助我更快地吸收在其他时空的分身的异能!没想到吧——”Zack得意地笑着,脸上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哥——”眼看着此时这个杀手正不断逼近自己的哥哥,小翼迅速地冲过去挡在了众人身前:“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呢,怎么?鬼灵焰火球就是你的看家本事了么?还不是个自己没用要吸取他人力量的窝囊废呀!”
  “小翼——”虽然此时体能和异能正飞速流失,修还是艰难地伸出一只手去拉住小翼的手臂:“你快逃!回去找雄哥和阿公他们!”
  “我说过了!呼延觉罗家的战士宁愿战死也不会逃走的!更何况——”小翼轻蔑地看了Zack一眼,“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风之护守,呜拉巴哈!”随着咒语的念出,一道透明的气墙将包括兰陵王在内的六人与Zack迅速隔离开来,与此同时Zack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上的鬼灵焰火球火势居然在逐渐减小:“怎么可能!小丫头,你是怎么办到的?!”
  “你管我怎么办到的!这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小翼手中动作不停,翼尾针迅速掷出正中鬼灵焰火球:“摄心术,呜拉巴哈——破!”随着这一声令下,鬼灵焰火球居然就那么熄灭了。
  “夏天哥哥!快!”小翼迅速转身冲着此时正一脸惊讶地盯着她看的夏天喊道:“快点呀!弹你的铁克无极!”
  “小妹妹你疯了?!没听到刚才Zack说的话么!如果他死亡,那么包括夏天在内的其他11个时空的分身都会受到影响的!”灸舞第一个回过神来冲小翼吼道。
  “出事我扛着!弹!”小翼一道正宗的“修式死光”飚了过去,把傻小子夏天唬得一愣一愣的:“哦~~小妹妹别着急,我这就弹!”铁克无极的无极电音响起,Zack终是抵挡不住地倒在了地上。
  “现在嘛——”小翼得意洋洋地冲灸舞笑了起来:“就要麻烦你这个大盟主把这家伙送到你的95虚拟招待所里面好好地看管起来咯~”

            “我说,到底谁才是盟主啊……怎么觉得我自己那么没地位。”被眼前这个不过十四岁的小丫头抢了风头,灸舞孩子气发作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但还是迅速用异能将倒地不起的Zack传送到了95虚拟招待所,“好了,既然解决了这个突发情况;各位,我们向金时空前进吧——”
  “好哎~”小翼仿佛完全没有受到方才发生的事情的影响,依旧兴致勃勃地推着修和a chord向时空之门走去:“走啦我们快走!”
  “哎!小妹妹!”夏天收起铁克无极也跟了上去。
  “兰陵王,你没事吧……Zack的异能现在已经不容小觑。你刚才正面受他一击,伤势很严重吧?”灸舞走过去伸出手想要搀扶兰陵王。
  “盟主,我没事;方才受到Zack的攻击,但是那位呼延觉罗小姐已经帮我治好了。”兰陵王冲灸舞淡笑着点了点头,收起了拦灵斩:“我们也跟上去吧。”
  “哎?那小丫头那么厉害么……”一小时之内被同一件事挫败两次,小盟主自尊心严重受挫,碎碎念着跟兰陵王一起进了时空之门。
金时空 芭乐高中
  众人穿越了时空之门,在修和a chord的指引下,来到了芭乐高中天台,却见大东三人早就等在那里了。
“哇,修,你今天怎么带那么一群人过来——哎?你是——夏天?”看到修平日跟自己提起的分身就站在自己面前,大东也忍不住吃了一惊:“长得还真是跟我一模一样哎!”
  “呃,大东你好;我叫夏天,是另一个时空的你。”虽然眼前的场面有些科幻成分,夏天还是礼貌地冲大东微微笑了笑。
  “喂,自大狂,你看看人家夏天多有礼貌;哪里像你,一天到晚脑子里不知道在跑什么火车——”亚瑟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打量着兰陵王:“你就是我在铁时空的分身兰陵王么?”
  “是的,不知道这位——呃,怎么称呼?”兰陵王冲亚瑟伸出手去,两只相同肤色甚至是连指间细节都一样的手握在一起:“你叫我亚瑟王就好了。”
  “亚瑟王?是古英国亚瑟王那个亚瑟么?”一直跟在修身边的小翼好奇地问道。
  “哇!修,这是你女朋友?!哇塞也比你小太多了吧——没想到你喜欢那么嫩的哦!”这么神经大条的话一听就知道出于汪大东同学之口。
  “你说什么啊,小翼是修的妹妹啦!同父同母的妹妹!你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吧。”灸舞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
  “哈哈,小雨,你的分身性格可是比你活泼的多哦!”大东搭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小雨的肩膀笑着说。
  “喂,修你确定这是我在这个时空的分身么,性格跟我也差太多了吧——”无事一身轻的灸舞小盟主一放松下来就开始没大没小。
  “禀告盟主,丁小雨——”修指了指正用一副无奈的表情打量着自己的丁小雨,“——的确是您在这时空的分身。”
  “好啦好啦,盟主哥哥你既然是盟主肯定知道怎么传输异能,我们三个——”小翼说着把修和achord拉到自己身边,“——就在一边看着就好啦。”
  “嗯,说的也是——”灸舞与兰陵王、夏天交换了一个眼神:“那我们开始吧。”
  “是,盟主。”夏天宇兰陵王异口同声地应道。
  “大东,小雨,亚瑟,你们三个人放轻松就好;相信这次异能传输不会再出什么问题了,毕竟两个时空的时空危机都已经暂时解决,应该不会再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干扰了。”修安慰地拍了拍三人的肩膀,随即走到天台边缘的长凳旁坐了下来。

            “说到女朋友——”小翼看了看正在对自己分身传功的三人,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眼前一亮——“啊!我说嘛!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对?你发现什么了?说来听听看啊~”小翼左边的a chord捅了捅她的肩膀笑眯眯地问。
  “哥啊,你比夏天哥哥帅那么多,为什么他有女朋友你没有呢?”小翼扯了扯坐在自己右边正凝神看着那六人一举一动的修,没来头地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那不是重点。”收回目光,修用一种很陌生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小翼,“小翼,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那么高阶的治愈系异能?我可不记得你师父会这些。”
  “喂喂喂修大师你不要转移话题嘛——哎不对!对!”a chord一会儿蹦出来一句两字的口吻着实把小翼吓着了,傻愣愣地看着左右两边各自紧紧盯着自己的人,这个颇有些伶牙俐齿的小丫头顿时语塞:“我自己领悟的不可以么?就准许你修大师有特殊异能啊!哼!”看自家老哥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臭屁样子,小翼索性把小脑袋朝天一扬,无视他们俩。
  “哎?怎么回事啊,修你惹小妹妹生气了?”传功完毕,大东三人已然恢复了战力指数。六人正喜笑颜开地走过来想跟自己的好兄弟分享这份喜悦,却发现小翼气鼓鼓的模样,灸舞忍不住开口问到。
  “我说小学同学哦,你还真的是有些迟钝哎!方才在时空之门那里的情况你忘记了是不是啊?不想想小翼还只是个14岁的小丫头,哪里来的这么高阶的治愈异能!动用了呼延觉罗家的顶级护守咒还一点事情都没有!这种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有铁时空开始还没有超过10个人可以做到这些吧?”经过方才修话语间的“点拨”,a chord瞬间如醍醐灌顶,“不用让那个黠谷医仙来给小妹妹做个什么检查之类的么?”
  “你们干什么一副那么紧张的样子啊?”小翼受不了地扶额:“只是很普通的治疗术啊……呼延觉罗家每个继承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本领不是么?我哥会神风斩,我就不可以会治愈术了么?”
  “这——”灸舞顿时被噎在了原地,挠了挠头,看了看众人,小盟主顿时纠结了。
  “我看,你们还是带呼延觉罗小妹妹回去铁时空检查一下比较好。”丁小雨走过去拍了拍修的肩膀,“修,你也不要太在意;也许真的像小妹妹说的,只是她天赋很高所以能够练出治愈系的异能呢。”
  “……好吧,小雨说得对。我看我们还是赶快回去找黠谷医仙检查一下吧。”修站起来走过去拉住妹妹的手,“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没有生气啊,我只是很奇怪——治愈系的异能真的那么高阶么?”左手被哥哥拉着,小翼用右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当然啦!”除了修之外的其他七人同时冲小翼大声地叫道,哎,大小姐你还真是迟钝哎!
  “哇塞!哥,他们欺负我!”小翼小姐顿时以光速跳到了自家老哥的身后,没注意到修大师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溜过一丝无奈的笑容:“好啦我们回去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