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终极一家-修寒-wing-chapter3

铁时空
  “盟主,那我先带小翼去找黠谷医仙了。”众人回到夏家门口,修对灸舞点头道。
  “找医仙?”一道女声在众人背后响起,修转过身去却差点跟怀里抱着纸袋的寒撞了个满怀,不着边际地后退,修大师的口气还是有些尴尬:“嗯,小翼好像有些问题——”
  “有问题?小妹妹怎么了吗?”寒疑惑地看了看此时正一副了然的样子看着自家老哥的小翼,好像没有外伤啊。
  “寒,你怎么抱着纸袋?你不是跟老爸和妹回老屁股看店去了吗?”夏天跨过修站到寒的身边,伸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纸袋。
  “哦,因为夏宇说今天晚上雄哥好像不能及时赶回来做饭,晚饭他来做。所以死人团长叫我去买一些食材送过来;夏美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就先回来了。”寒冲夏天甜甜一笑然后又把眼神放回到了小翼的身上:“小妹妹,你没事吧?”
  “没事也被他们说成有事了——”想起刚才在芭拉高中灸舞他们冲着自己大叫的样子,小翼忍不住委屈地摸了摸鼻子,“寒姐姐,治愈系的异能很了不起吗?为什么我刚才只是释放了一个最简单的风之护守咒就要被那么多人念啊?”
  “治愈系异能?那是什么?”寒求救地看向另外五人,怎么去了一趟金时空回来大家都怪怪的了?
  “总之事情不简单,修,我跟你们一起去找黠谷医仙吧。算是回报刚才小翼小姐的出手相助。”兰陵王走过去搭上小翼的肩膀,笑容温和。
  “我说兰陵王,你这个笑容可不要轻易被夏美看到哦,否则——”a chord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超高分贝的“哇塞!小兰兰好帅哦!!!!!!”
  “……那个,修和兰陵王你们快去吧!我也先回95招待所了!夏天你跟寒先回家我晚上会来蹭饭的哦!”灸舞急急忙忙丢下一句话拉着a chord瞬移离开了。
  “哥,我们也快走!”小翼一手拉一个,带着兰陵王和修迅速闪人,剩下风中凌乱的夏天和寒面对着花痴夏美的高分贝尖叫声:“小兰兰你去哪里呀!你不要伦家了嘛?!”

夜晚
  “呼……终于回来了,哥,你确定那个什么黠谷医仙真的有那么厉害么?”跟着修踏进家里的门,小翼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之前我们大家所有的异能方面的疾病都是他看好的,你觉得呢?”背对着妹妹的修淡淡地应道,脑子里却不是浮现出医仙看到小翼时掩饰不住的惊讶和面对自己时的欲言又止——这丫头难道真的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么?
  “切,魔化家族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知想到了什么,小翼的脸色突然变得冷冷的。
  “别这么说;寒、死人团长他们不都可以算得上是魔化家族的人么?你觉得他们哪里不好了么?”转过身看到妹妹脸上的神情,修的眼神忍不住黯了黯:在遇到夏兰行德家的人之前,他还不是跟这个丫头一个看法;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的确是夏家人改变了自己呢……想到那一家无时无刻的其乐融融,方才还抿着的嘴角便忍不住上扬——
  “哥?哥!你想什么呢!这么开心;从前在家的时候可从来没看到你这副表情——”看到修大师的笑容,连一向淡定的小翼小姐也不能淡定了。自家哥哥还真是长得俊俏呢!只可惜——
  “哎,你说夏天哥哥的气质可没你好吧?怎么寒姐姐就是喜欢他而不喜欢你呢?”小翼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托着下巴。
  “这个问题问得好哇!”呼延觉罗兄妹被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才看到原来是刚回来的achord正笑眯眯地看着小翼:“小姐,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哟~”
  “哎?”小翼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触动了修大师的雷区,还在原地跟a chord玩着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咳咳——”干咳了两声,修拉过小翼就往二楼走:“小翼你今天异能有些消耗过度快去睡吧。”
  “别拉我阿喂!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眼见自家老哥的眼神里面有了一种怪怪的成分,小翼只好不甘心地从二楼平台探出脑袋:“和弦哥哥你别忘了告诉我为什么啊!”
  “什么为什么,我刚才有说什么么?我怎么不知道?哎,好困哦,我去睡咯~晚安哦,修大师,小翼~”a chord接收到修递来的标志性眼神,迅速地回过神来闪人了;开玩笑,修大师一生起气来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客房
  “哥,你告诉我嘛…刚才和弦哥哥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已经被半强迫躺在被窝里的小翼不死心地睁着一双标准好奇宝宝的眼睛看着正坐在自己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哥哥。
  “没什么意思,a chord一直都那么吊儿郎当的,你干嘛要跟他计较那么多?”脑子里似乎有些乱呢……这么想着,修站起身来:“你快睡吧,明天我们要去老屁股练团;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看我们练团么?”
  “练团啊?!我要去我要去!马上睡觉!晚安老哥!”一听到要去练团小翼马上跟打了鸡血一样地乖乖闭起了眼睛,没多久就睡熟了。
  “呵,这丫头真是——”轻手轻脚地带上房门,修转身下楼去往家中的小仓库——没想到自己的异能经过跟火焰使者大战之后还没能迅速地恢复就又迎来了今天的一场恶战,看样子今天怕是要憋着内伤睡觉了,先拿一些强力药吧,好在夏天没什么事——

            “叩叩——”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把修吓了一跳,走过去开门,却发现是寒站在门外淡笑着看向自己:“晚上好,那个——雄哥听夏天说了今天你们碰到zack的事情,让夏宇做了些补汤要我送来——”视线下意识地移动到寒手中提着的纸袋上,修突然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完全凭借下意识应了一个“嗯”字,末了发现不太对又拼命回过神来加了三个字“谢谢你。”
  “没关系啦;你妹妹没事吧?医仙怎么说?”早就习惯了修的惜字如金似的,寒把纸袋递到修的面前,看着他接过纸袋的动作有些僵硬,关心的话下意识地冲口而出:“你也——没事吧?看你的动作似乎不是很流畅。”
  “我没事;小翼也没什么事,或许是她有事但是医仙没告诉我。”接过寒手中的纸袋,手指不经意碰到了她的,一向沉着冷静的呼延觉罗·修此时心中却有了几分意外的躁动;好在现在是晚上,寒她应该——看不到自己脸红吧?
  “医仙没说?可是小翼不是你的亲妹妹么?有什么事情是连亲人都不能告诉的呢?”没注意到修的异样,寒下意识地自言自语道。
  此时的修却已经从方才的恍恍惚惚中回过神来:“没什么,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不然医仙肯定会告诉我们的;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夏天呢?”
  “哦,这个汤是雄哥趁着夏天和夏美不注意偷偷塞给我的,说是要我回老屁股的路上给你送来;我发简讯给a chord问的你的地址。”寒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匆匆地补充道:“别告诉夏天和夏美我今天来过哦,我怕他们多心——”接下来她说什么修已经听不到了,只知道那句“多心”似乎从他那颗本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上又添了一道血淋淋的新伤:“我知道了寒。今天谢谢你过来,很晚了,你快回去吧。要不死人团长会担心的。”
  “嗯,也对,那我就回去了。”寒转过身,又仿佛是不放心地再次回过头来:“你真的没事么?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今天跟zack对战的时候伤到了?”
  “我没事;zack虽然强悍,好在小翼及时出手帮了我们。我只是有些异能耗损过度,休息一晚就没事了。”不再看门外的女孩是什么表情,关上门的瞬间嘴里的血还是忍不住地吐了出来:怎么可能没事?听到你的那句“多心”,经过今天的恶战,怎么可能没事?让你以为我没事就好了,至于真的有没有事,我不在意的。
  倚在门边的颀长身影落寞地笑了笑,掩去眼中那丝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心痛,上楼,关灯。世界顿时安静了下来。

翌日 修家

“duang duang duang——”朝阳刚刚升起没多久,还在被窝里的修大师和a chord就被这声音吵得睡意全无。修刚刚坐起身来,就听到本来就扰人清梦的声音中加入了a chord更不和谐的大嗓门:“大清晨的居然胆敢打扰我前东城卫主唱a chord睡觉!是嫌自己混太久了么!”揉揉眉心,修打理好自己后走出房门,下了楼梯,然后就看到一副很奇异的场景——自家那自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妹妹居然在厨房里做早餐,而且闻着这味道,看样子早餐的成色应该还不错,拍了拍刚刚下楼来一样被石化的a chord的肩膀,修大师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我说,小翼的师父难道也跟神行者前辈一样是个只会吃不会做的家伙么?”

“有可能…”玩味地摸着自己的下巴,a chord忍不住馋虫发作地走进餐厅,顺手捞了一只煎蛋:“哇,味道不错哎!小翼小翼,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啊?哎,你要是早点过来就好咯,这样修大师在外面巡逻的时候我就不用天天靠泡面过日子了。”

“不会做饭我这几年也是要跟你一样天天泡面过日子——”放下手里的吐司和果酱,一想到自己那个虽然异能高强但确实好吃懒做的师父小翼就忍不住扶额,“我说你们两个老人家怎么比我这个小鬼还能睡啊?还不赶快洗漱一下来吃饭,不是说上午要去老屁股练团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