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1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Prompto的意识在眼看着使骸的武器穿过自己的左胸口时渐渐模糊。

倒下的瞬间,他隐约看到Gladiolus一边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向自己的方向冲来,以及另外一边因为听到了Gladiolus慌乱的声音而有一秒的动作停顿险些被使骸命中要害部位的Ignis慢慢向自己的方向转过身,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也是呢,明明都已经战斗了10年了,怎么会在两个铁巨人手里翻了船】

因长时间作战而变得滚烫的手枪从自己手中化为水晶粒子慢慢消失,Prompto的瞳孔逐渐涣散,身体落在已是布满了使骸消散带来的黑色粒子的硬质地面上时他略带嘲讽地这么想着。

【啊我说,Lucis一般市民Prompto同学,你是不是被Lucis王子的卓然风姿给迷倒了啊】

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十多年前Noctis这句在自己因为期末体育测试男子100米障碍跑时不慎被过高的跨栏绊倒而发出的“无情”的嘲笑。

【切,少得意了……】

【我才不会——】

脑海中还是高中生的Noct的面容就这样慢慢模糊,Prompto的意识终于坠入彻底的黑暗,就像这十年来自己在独自或是跟着佣兵团四处讨伐时所见到的难得平静的时刻的黑暗一般,漫长而宁静。

【因为你是Lucis的王子就——】

沉如深海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丝光明,那种光芒Prompto看过一次就不会忘记,那是Lucis的王之力,是幻影剑专有的光芒,仿若Noctis这个人一样,总能在绝望时给自己带来温暖的支撑。

【这样莫名其妙的倒下呢——】

可最终自己还是倒下了,果然证实了自己是四个人中最弱的那一个么?但是就这样倒下了,还没能确定他们的王、他的Noct是否安然无恙,世界是否能够重新迎来光明,最重要的是在王座上完成了使命之后的Noct会怎样?几个小时之前的露营,Noct欲言又止的神情、因为含着隐忍的泪而变成了深蓝色的双眸和前方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的水晶之光混合在一起,像是一根用最结实的材料制成的绳子,紧紧地牵引着Prompto最后的生命力。

【喂!Prompto!坚持住!】

【Gladio,Prompto伤口在什么位置?】

【是左胸口!该死的!而且是正对着心脏造成的致命一击——唔!】

【怎么——啊!】

最后听到围在自己身边的两位友人的惨叫声的Prompto终于没能抵挡住黑暗的侵袭,慢慢松开了潜意识中的那根绳子,放任自己沉入了黑暗。

【呐,Noct,你看,我们已经尽力了呢,希望你能,挺起胸膛,好好活下去】

海蓝色的双眸在最后凝望前方高高台阶之上的王座大厅后带着安详的期待缓缓闭合。


【Prompto——】

怎么回事,明明自己已经……怎么又听到了Noct的声音,而且不是说人挂掉之后不会有触觉么,那么现在在自己头顶乱揉的手带来的温热触感又是怎么回事?

【喂喂金毛同学!差不多了啊!你已经从下午的第一节课睡到现在了!还想怎么样啊!】显然那只手的主人发现仅仅揉头发是没什么太大用处的,于是将手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侧,改为挠着自己的腰部。

【到底怎么——哎?!Noct?!!!】在频繁的“攻击”之下终于难以招架的Prompto浑浑噩噩地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穿着黑色高中制服的上半身,蓝色的领带松松地系在领口,视线再往上——

Noctis那双好看的灰蓝色的眼睛正在一个近的过分的距离里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他的吐息拂过自己的脸颊,双手还环在自己的周围。不过此时那双好看的眼睛正散发着【主人气压过低】的信号,显然,是自己一直沉迷于睡眠而一下午没有搭理他的后果……等等!一下午没有搭理他?!

不顾Noct诧异的神情和【喂喂你到底发什么神经】的不满的吐槽,Prompto一下挣脱了Noctis本来就是虚环着自己的双手,从座位上几乎是瞬间弹跳起来,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黑色校服、白色衬衣、绿色的领带和护腕;再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没有一丝伤痕,差不多几秒钟之前还在胸口徘徊不去的窒息感和疼痛感也不存在了。

【我——】诧异的眼神从自己身上游移到Noct身上,眼前的的确是那个十几年前刚跟自己成为好朋友的Noctis没错:一头一看就是没有精心打理的乱蓬蓬的黑发、年轻而散发着活力的光芒的脸庞和眼神中明显散发的少年气息,跟那个刚刚还在台阶下同自己道别的Lucis之王完全不同。

【你到底怎么了?是天气太热中暑了么?】少年Noctis见Prompto这副反应,紧张地凑了过来把手放在他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烫啊,还是中午Ignis的便当里放的蔬菜有什么不新鲜的么?】

【Noct——】还是王子的Noctis的温度和气息突然之间袭过来,仿佛一把刀突然破开了过去与现今之间不可逆的时间枷锁,熟悉的感觉让Prompto惊觉只是念他的名字就让自己的身体难以控制地颤抖,在自己的理智恢复之前身体已经代替他作出了选择——他冲过去给了Noctis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仅仅迈出这几步他就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这是来自未来的自己给过去的Noct的拥抱,传递的是来自未来的Prompto对Noctis一直以来的心意。

【我没事,只是下午的课太无聊了,忍不住睡得有些沉,让你担心了。】环住Noctis背部的手不断收紧,Prompto把脑袋埋在他的脖颈处深深呼吸着他的王子的气息,是呢,Noct的身高正好比自己多了那么一点点,很方便自己做这个动作,这么想着的Prompto在心底忍不住吐槽自己作为30代大叔的怪趣味。

但眼下抱着显然没反应过来的、安然无恙的Noctis的满足感让他果断忽略了内心里两人年龄差的事实。

【笨蛋】等到自己的理智恢复过来之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同样被Noct圈在了怀里,王子的唇还有意无意地磨蹭自己的发顶,【你什么时候变得比我还能睡了?你不知道今天下午是复习课程么?错过了这次课我看你的期末考是要报销咯~】

【哎?Noct好狡猾!都不提醒我!】

【六神作证,我可没有不提醒你,是你自己从今天吃午饭的时候就一直浑浑噩噩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叫你好几声都不理我】Noct下意识的抱怨让Prompto想起了一个至为关键的问题:为什么刚才还在王都决战中因为受伤而阵亡的自己现在却毫发无伤地回到了过去的Insomnia?本来还在这个时间点上的自己又去了哪里?

【哎,那个——】一直沉迷于自己思绪的Prompto没注意到两人是用近似恋人的姿势抱了很久了,虽然这样抱着自己的挚友让Noctis并没有多少不开心的情绪,内心里还有一丝暗爽,但今天Prompto的反常确实让他很在意,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金毛陆行鸟显然又进入了那种“魂飞天外”的状态,而自己即将出现一些——呃,青春期男生常有的正常生理现象,Noctis觉得自己不论是作为Lucis的王子还是Prompto的朋友都有必要出声提醒一句,【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天都快黑了哎……】

【说的是呢——啊!对不起Noct!我只是——只是太久没见到你了有点失态所以——】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和Noctis抱了那么久的Prompto慌忙挥舞着双手拉开自己与王子的距离,忙乱中还险些撞上了身后过道对面的课桌。

【哈?什么太久没见了,我不是一直在这里么。】Noctis听着友人越来越难以理解的话不满地皱了皱眉,【所以果然是Ignis的便当里面的蔬菜有问题。】

【Noct~】不论是哪个年纪的Prompto,对于Lucis王子殿下把蔬菜视为人生头等敌人的习惯都是无力吐槽的状态,索性不再管它,把课桌上的东西胡乱划拉进背包,又利索地给Noctis收拾好书包之后递过去,【鉴于马上就要期末考的一级备战状态,Lucis的王子殿下能不能帮帮我这个一般市民呢?】

不管出于什么动机,感谢六神,让我再次和你相遇。

-tbc-

所以说我到底在写个啥。。。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