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

【FF15】【诺普】Timeless Part.10

首先声明一下有部分官配cp戏份 但估计就是打个酱油

不能确定是刀还是糖 因为每个人界定的点都不一样【→_→】

然后。。。逻辑基本没有 肉也不会有滴 纯粹就是一个二周目通关被官方爸爸虐出大姨妈的人的发泄之作

没问题的话就请继续往下走

↓↓↓

 

Prompto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回到了那个他初次被Ardyn带走后到达的基地,放置了冰冷金属装置的房间的地面上却遍布着各式各样的藤蔓,这些藤蔓似乎是有自己意识一般向他所站立的地方靠拢,并迅速地覆盖在自己的身上吸收着他的生命力,在意识逐渐模糊之前他仿佛看到了从列车上坠落时Noctis焦急的神情,听到他朝自己的方向喊了些什么……

 

然后他就被Noctis摇醒了,支撑着身子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满身是汗,而刚才还不得要领地摇晃他的Noctis随手抓过一旁的干毛巾递了过来,【做噩梦了?】

 

【嗯……】将自己的脸埋入毛巾内,迎面而来的温暖触感让他逐渐聚集起了意识,【的确是个超级可怕的噩梦……】

 

【不会是兄弟会被一窝端了之类的吧……】Noctis伸手在Prompto的金发上随手乱揉了几下,然后将手指下滑到他的脸颊上擦去他的汗水,【走啦走啦,好不容易赶跑了Loqi他们,Ignis说我们还能在这边逗留几天,咱们接着去逛逛吧;能赶上这次的嘉年华也是超好运的~】

 

【啊,好……】对于王子殿下的要求,想想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说【不】的习惯啊……这么想着,正在整理夜行者装束的Prompto随口说了句【Noct还真是任性又霸道啊。】却不曾想这句话仿佛触动了Noctis体内的某个开关,刚转过身去准备整理自己衣服的王子突然就回身把自己抱了个满怀,嘴唇还不时摩挲着自己的金发,【你以为谁都能看到我这个样子啊……】

 

【嗯,我觉得Ignis、Gladio他们肯定都见过你这个样子吧,还有Lunafreya殿下……】话一出口Prompto就发现Noctis的身子仿佛中了冰冻魔法一样僵住了,【怎么了?】他试着推开Noctis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然而Noctis仿佛故意跟他作对一样,手臂上加重了力气,就连吐出的话语都仿佛加了几分力,【Prompto,以后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Noct,难道你不想跟Lunafreya大人结婚么?】之前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每当自己提及这个话题,Noctis脸上的表情似乎总是混合着黯然和不耐烦,然而Prompto对女性神使的全部认知让他觉得Lunafreya肯定是足以与Lucis的王子殿下相配的;也就是这份认知一直让他压抑着自己对Noctis的真实情感,从未想过要越界。

 

而对于现下霸占着20岁的自己的肉体的这个30岁的灵魂来说,他也只是带着劫后重生的庆幸和安慰的心情、以及还有几分对已故的Lunafreya的歉意面对着眼前这个还是20岁的鲜活而勇敢的Noctis。对于他对自己展现的所有与众不同的、甚至是有些纵容的温柔,30岁的Prompto Argentum从未想过也从没敢想过要回应,因为总有一天他们的时间线将不再有交集,即便是那个20岁还毛毛躁躁、胆小怯懦的自己也不会想要回应Noctis的温柔——不论是对于哪个年纪的Prompto来说,这份温柔都太过沉重,也不被他的内心允许。

 

【我能说我从未考虑过这件事情么?你知道当时老爹跟我说让我准备一下去奥尔缇西迎娶Luna的时候我有多摸不着头脑么?我小时候是在特涅布莱生活过一段时间,可对于那段时间的记忆——这么说虽然有些对Luna不尊重——确实没有让我产生“想要跟她一直在一起”的想法;可能等这一切都结束、我跟Luna结婚之后,她应该还是会履行她神使的职责,而我也会回到Insomnia继承王位,然后履行我作为国王的职责吧。可是Prompto……】一口气说完这些的Noctis终于放开了Prompto,当他把略微颤抖的双手搭上自己的双肩时Prompto感受到了他手心的汗意,而当他看向对面的Noctis时毫不意外地发现了那双灰蓝色的眼眸在躲避自己的视线——这是Noctis紧张时的表现,而他接下来有些模糊的吐字也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我只是觉得,Luna对我而言虽然与别人不一样,可她在我心里终究是家人,我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这样啊……】Prompto刻意躲闪着Noctis突然在自己身上定格的视线,加了些力气才摆脱他压制自己肩膀的双手,【那还真是遗憾呢,Lunafreya殿下是多好的人啊,长得美,性格又那么好,还是整个EOS大陆都敬仰的神使一族……Noct你的要求还真是高……】

 

【啊啊…也许吧…】Noctis低下头去摸了摸鼻尖,随后抬起头来的脸上还是一副臭屁的笑容,【毕竟我是堂堂Lucis的王子殿下,要求高一些也是正常的啊~】

 

【所以才说Noct你任性又霸道啊~】暗自松了口气,这个危险的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继续下去,Prompto都不敢确信到底是自己还是Noctis会先越界了——他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机,随后跟着Noctis出了房门。

 

不得不说永夜那10年里Prompto还是很怀念这场在雷斯特尔姆举办的刺客信条的嘉年华的,那时的自己跟着Noctis一起跑遍了这个城市的大小角落,为了破解主办方设置的谜题两个人近乎熬了四五个通宵,最后的谜题被破解时Noctis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容太过深刻,导致自己对于谜题本身倒是没什么印象了,于是两个人只能又一次差不多研究了四五个通宵,当新月标志的主办人员对他们说【恭喜你们,任务完成。】的时候两人互看了一眼,却都十分有默契地被对方的黑眼圈逗得弯下腰去笑得说不出话来。

 

【不行了!肚子痛……】Prompto揉了揉肚子直起身来,顺手把一个不小心笑得在地上翻滚的王子殿下也拽了起来,【今天能好好休息一下了呢,Noct。】

 

【是啊,明天起来可以去咖啡店尝下那个什么魔界花的独家料理。】接住了Prompto递过来的手掌,Noctis习惯性地用手指去摩擦他的掌心,指尖传来的粗糙触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个伤口总是不见好呢……】

 

【哎?】顺着Noct的视线将目光移至方才递过去的左手心,Prompto本来因为这两天嘉年华而放松的心绪又一次紧绷起来,【大概是因为之前高中的时候这里总是受伤,疤痕太深不容易愈合吧?安心啦~】两人的脚步声在远离人群的街道上发出回声,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有件事想跟Noct聊一聊呢……】似乎从相识以来,每次负责打破这种沉默气氛的都是自己,【赶跑帝国军队的那天,Noct说过如果是为了夺回什么重要的东西,你也会不惜所有代价——就像真正的夜行者一样——如果这个代价包括你的生命和未来呢?】

 

【咦?】没想到金发青年会问这个问题,Noctis挑了挑眉,【当时是真的这么想的没错啦,而且我们现在相当于已经跟帝国开战了吧?王都也已经——】想起当时在报纸上看到Regis的讣告,他握住Prompto的手不由得攥紧了一些,【哪怕是为了老爹和王都,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帝国的那些混蛋!还有水晶,Lucis王族世代守护的圣石怎么能被这些人据为己有!】

 

【嗯,陛下的牺牲不能就这么算了!】被手心传来的热度感染,Prompto点了点头,作为从小失去亲生父母的人,他对Noctis的心情感同身受,可是——

 

【Noct,如果你真的需要走上那样的路,我一定会跟你一起的。】顺着王子握住自己手的力度回握过去,Prompto的笑容让Noctis想起了高中时期的初次见面,那时他的笑容也是这样。虽然并不起眼,但轻而易举地就抓住了他的所有注意力——仔细想想,小学时候那个突然对自己说【请和我成为朋友!】的小胖子也是突然就带走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以至于从小学到高中,每次自己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下意识地用眼神在四周搜寻Prompto的身影。

 

而现在,他就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掌心交叠,言语中全是信赖和依靠。

 

【我知道。】Noctis语气轻柔,握住他的金发太阳的手,向前方缓缓走去。

 

黑夜与光明总是相伴相生的,这一点他从记事以来就知道的。

 

-tbc-

 

感觉越来越向言情向过度了是怎么回事【捂脸】,噗在一开头的那个梦其实是我最近梦到的场景……所以说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我OTL

 

从当时玩刺客信条嘉年华的时候我就在想【真好啊,全程铜矿啥的!】

 

以及还是把我对脑壳和Luna的感情理解写进去了,就……就真的觉得他们俩就是姐弟啊!Luna明明跟Nyx配一脸的!虽然Nyx英年早逝【呸!】

 

日常感谢看文、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鞠躬】

评论(8)

热度(10)

tp:/dageg;2oe"> iluotes_inserted(); objss="da